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曙光纪元 > 《曙光纪元》正文卷 第七五二章 治愈的疤痕
    第二天,卡尔就正式上岗了。

    天还没亮,躺在床上的陈守义就感知到别墅顶楼的花园里,穿着一身武道服的卡尔在指导着父母练武。

    也不知道能练到什么程度?

    他要求也不高,无需他们去对敌,这些自有其他人做,只要碰到危险时,反应足够快就行了。

    ……

    “陈总顾在武道演讲中展现惊人的奇迹,全城轰动!”

    人人日报,头版头条上大大的黑体字,让陈守义看的十分舒服。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就是没有读者评论。

    中午,白晓玲就把整理好的一叠厚厚的报纸,送了过来。

    “还有中海日报的,以及一些其他省份的报纸。”白晓玲道。

    “有没有国外的媒体?”陈守义看了一眼合上,又拿过中海日报的,随意道。

    “现在还没有,我马上联系那些媒体,快的话,明天就能看到了。”白晓玲连忙道。

    现在欧亚大陆,交通还算通畅,如果紧急空运过来的话,一天也就够了。

    “呃,不着急,我也就随口一说。”

    这话说得……好像他急着看到似得,陈守义转移话题道:“那些过来的军方武师,安排好了没有?”

    陈守义要求的军方武师,上午就到齐了,总共有十个,直接满额。

    其中有两个甚至都是巅峰武师,其余八个也是资深武师。

    他露了一次面,谈了下待遇后,就让白晓玲安排住所。

    “已经安排好了,市政府安排了两栋的房子,就在您别墅的两边,您真的不换住所吗?”白晓玲问。

    “不用!”陈守义摇了摇头,道。

    上面的建议是直接换更大一点的房子,不过他都住这里习惯了,实在懒得换,而且这里的安保也不错。

    他也没问被赶出家门的邻居有没有意见,这根本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就算问,也是自愿的。

    ……

    或许是“神迹”的影响,信仰值的狂潮,比陈守义预计的更加猛烈。

    信仰值狂暴的增长。

    最多的一天,甚至增长了五千多点。

    直到数天后,才逐渐从高峰回落。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信仰就重新回到了四万多点,让原本近乎枯竭的信仰值,重新充盈起来。

    而这段时间,陈守义脑海中塔姆的意志残留也在缓慢的壮大。

    焦躁变得越来越严重,时常感觉到莫名的心悸。

    但陈守义克制着冲动,没有丝毫的处理。

    现在还没到收割的时候。

    他当然清楚这是在冒险。

    这种行为完全就是在火中取栗,在窃取塔姆的力量。

    一旦被惊动,被塔姆重点关注,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有祖神牵制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而且隔着一个世界,应该还注意不到他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

    十一月快中旬的时候,今年的第一场雪终于降下。

    比去年更晚一些。

    一大早起来,整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犹如盖着一层奶油。

    雪不算大,还没到雪灾的程度,**点时,全城道路就已经疏通了。

    陈守义和张晓月约会结束,骑着自行车返回的路上,意外看到了一个熟人。

    “宋莹洁?”陈守义双脚撑地,在她边上停下自行车。

    她穿着一身羽绒服,挺着一个大肚子,身材丰腴了许多,脸上丑陋翻卷的疤痕,也不再像上次见到时的遮掩,显然已经从当初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陈……总顾!”她看到陈守义有些意外,拘谨道。

    “像以前那样叫我陈守义就好,你也在中海?”

    “是啊,早就搬过来了!”

    “怀孕了?”

    “有五个月了,就爱吃酸,我买了点橘子,要吃吗?”她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笑着示意道,依稀还能见到的以前的英姿飒爽。

    “不用,不用!”陈守义笑着拒绝道:“吃酸,应该是个男孩。”

    “这可说不定的,我妈生我的时候也爱吃酸,结果还不是生了我。”

    “那倒也是。”陈守义看向对方脸上的可怕疤痕:“你的疤……”

    宋莹洁不自然的摸了下,勉强笑了下:“早就习惯了,这样也蛮好的,这可是我的勋章,很多学生,一见到我就老实了。”

    “但终归是个遗憾。”陈守义摇了摇头,想了想,伸手摸向她的脸。

    宋莹洁脸顿时刷的就红了,连脖子都变得一片通红,直到感觉到对方手掌炙热的温度,才恍然回过神来,语无伦次道:

    “陈总顾,别……别这样,您是个好人,可……可我已经结婚了。我……”

    被莫名的发了一张好人卡的陈守义,收回手掌,打断道:“说什么呢,现在摸摸你的脸?”

    宋莹洁闻言连忙摸了下自己的脸。

    她忽然怔住了,眼睛都有些湿润。

    没有凹凸不平,只有光滑和细嫩。

    以前那道可怕的疤痕,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我的疤没了?”她犹自不敢相信道。

    陈守义点了点头:“没了!”

    “真没了,真的没了!”她喃喃自语,笑中带泪:“谢谢,谢谢陈总顾。”

    “举手之劳。”陈守义说道,随即又开玩笑道:“只是不好意思,我把你的勋章弄没了。”

    “什么勋章啊?这破勋章我才不要呢。”

    “我走了,好好过日子,有困难就来找我。”陈守义笑道,说着骑上自行车,向前蹬去。

    宋莹洁怔怔的看着陈守义远去的背影,又摸了摸脸,忽然有些感慨万千。

    ……

    晚上的时候。

    外交部的一位副部长亲自过来,对关于访问巴国事宜和陈守义交换意见。

    这次访问相当特殊。

    大夏国从未有过,不得不慎重以对。

    慎重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对方是蛮神统治的国度。

    国家利益决定彼此关系。

    在粮食危机日益严重的现在,这位以农业为神职的蛮神对大夏国的重要性,已经愈加凸显,甚至以到了战略性的高度。

    一个武者对于粮食消耗,是普通人的两三倍。

    一个大武者,则是四五倍。

    至于武师就更多了。

    随着武者数量的全面爆发,粮食的问题,已经成为大夏国当前最重要的问题。 幸运pk1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