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修真小说 > 盖世群英 > 《盖世群英》外传 第七百四十九章 四面楚歌
    这一面的包围算是被打破了,然而付出的代价就是行踪彻底暴露,其余的搜寻者已经到了讯息,放弃了庞杂繁琐的搜索任务,尽快赶往这里汇合。来的最快的,无疑是这一伙中剩余的三人,一个圣人修为,其余两个都是半圣。

    只不过跑了有一炷香的时分,侧后方已经出现了追踪者的身影,这是一个圣人,从远方天空斜掠而来,嘴里发出了摄人心肺的厉啸。

    自己的同伴传出警啸后就相继行踪杳然,气息全无,总算给这位仁兄提了个醒,他不敢再轻易冲下来,只是飞临到苏傲天与练琼宇的上空,紧盯住他两人不放,同时以啸声示意,目标在此,尽快赶来。

    苏傲天不用看就知道身旁的练琼宇在剧烈喘息,气息已乱,只是在强自支撑。现在行踪已经暴露,本该趁着合围尚未形成,立刻纵身飞跃,能跑远一点是一点;然而,现在的练琼宇已经是强弩之末,要让她动用灵气飞行,恐怕都难以做到了。

    这个圣人明显比先前的几人要老成持重一些,并不盲目贪功,而是缀住两人不放,静待后援。他在半空中的身形简直就像是峰顶的狼烟、海中的灯塔一样显眼,不要说用神识感应了,就算是用肉眼也能远远地看见。

    苏傲天没有办法,只能拼老命了。

    他示意练琼宇,停下来不要跑了。

    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练琼宇,包括他自己,也确实应该歇一歇了,自从感应到追踪者的气息以来,他们就一直没有休息过,期间还数次与敌手斗智斗勇,虽然战果斐然但是消耗巨大;其二就是要迷惑一下空中的的这个追踪者。

    果然在看到他们停止了奔跑后,半空中的圣人不由自主地心中就愣了一下!

    一般来说亡命者是不会主动停下来的,出现这种现象无非是有两个原因,一是被阻截了,二是自己支持不住了。这两人方才一直在高速奔逃,没有力竭的迹象,更不是被不可逾越的障碍挡住了,为何会突然停了下来?

    他是不知道苏傲天与练琼宇两人拖着伤病与疲惫之躯,能够强撑到现在已经殊为不易了,这也就是他两人经历了寻常修仙者难以想象的困苦与难以承受的折磨,才练成了如此顽强的意志品质和超乎寻常的坚强体魄,尤其是苏傲天,若是没有练琼宇在旁,只有他一人的话,即便是如今这种将近油尽灯枯的凄惨形状,他再坚持个十数日夜都没有问题。

    但练琼宇确实是应该歇一歇了。体力与修为的极度透支,往往能取得破而后立的绝佳效果,苏傲天本人就是一直秉行这种理念,并身体力行遵行不悖的,然而这样的透支,归根结底是要有其限度的,绝不能无休止地透支下去。一旦伤及了根本,则会造成过犹不及的情况,轻则重荷缠身,多年不能复原;重则修为跌落,永无恢复希望。

    以他们的顽强自然是不会被这个圣人轻易察觉到几近虚脱的实情的,因而在看到苏傲天与练琼宇两人停下来后,他本能的反应就是一愣,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他的这种神识感应的变化,当即就被苏傲天察觉得清清楚楚。苏傲天停下来本来就是准备要动用神魂攻击对付他的,感受到了他微一愣神之后,“惊神刺”立刻悍然发动!

    虽说现在动用惊神刺,令苏傲天的难受程度比起承受者来说,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神魂里那种如同钝刀剜肉的刺痛感令他恨不得立时死了才好,然而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只要是一口气还在,什么样的手段都必须使出来了。

    这样的攻击,这个圣人如何能承受得起,他当即眼前发黑,识海里如同被万针攒刺,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惨嚎声不由自主地响起,整个人从天上一头栽下来。

    这当儿苏傲天也顾不得不灭人神魂的恻隐之心了,现在是自己与练琼宇的死活都有了问题,这一下攻击是唯恐他不死,用足了残存的力量,令这个圣人虽然没有当场死去,也是气若游丝,即便是被救活,也是一个神魂破碎的痴傻之人了。

    一不做二不休,苏傲天丢下一张符宝将此人烧成灰烬,与练琼宇转身继续前行,这时他们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还是不屈不挠地继续前行,即便是到了绝境,苏傲天也不会放弃,何况现在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过了不多时,剩余的一个圣人一个半圣相继发现了他们,这一次,这两个人都学乖了,也不欺近了,只是在远处不疾不徐地缀着,一边指示其余追踪者靠近。

    苏傲天也无力再与他们两人纠缠了,他只是机械地迈动着脚步,脑子里却一直不停地在思索如何脱困。练琼宇紧紧相随,脸的苍白,目光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从遥远的后方,出现了强悍的至少是太玄境修仙者的气息,一个、两个、三个,从不同的方位包抄而来,神识已经感应到了他们的确切位置。又过了片刻,一个同样强大的气息从前传来,此人原来早已经绕到了前方,这时正掉头回来,与追踪者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天罗地网正式形成。

    在天上两人的指引下,追踪之人先后显露,从各个方位包抄过来。他们的心里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下目标已经是笼中鸟,网中鱼,插翅难飞了。

    四方的追踪者渐渐合拢,太玄境级别的强大气息也相继显露出真容。四人中三男一女,三个男子都是威严的中年人相貌,其中两人的衣衫极尽华丽之能,锦花团簇,描金镶玉,一尘不染,气度雍容。另一个男子则显得有些异类,一件随随便便地青衫大敞着怀,露出了极具爆炸性的块垒肌肉,身材比苏傲天大了一圈,壮硕之极。

    那个女子则更是奇特,她全身上下似乎并没有穿衣物,而是用七彩的羽毛编制了一件闪耀着五彩缤纷光芒的织物穿在身上。她的容貌也显得与众不同,眼稍嫌小了点,嘴却略微大了些,脸庞瘦削,鼻翼高耸,耳朵也有些尖。五官似乎都有些缺陷,然而这些组合在一起,却呈现出一种别具风情的美丽,加上她那件精美绝伦的羽衣长袍,竟然给人一种美艳不可方物之感。

    从她一出现后,练琼宇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她,确切地说,是没有离开那件羽衣。在四面楚歌的绝境下,她的心里并没有被惊慌绝望充斥,反而是在想着与眼前的场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这件衣服,真美!”

    苏傲天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他仿佛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前进已经没有意义了。看着练琼宇,他心里微微一叹,如果此刻他是孤身一人,那么心里就不会有任何遗憾。

    他轻轻地说了一句:“看来,今天不会出现任何奇迹了。我愧对问天,没能护得你周全,反而将你拖到了这步田地,虽死亦有憾啊!”

    练琼宇轻轻摇首,说道:“你觉得对不住我,那我就对得住盈袖姐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艰难坎坷,你我之间,承天大陆的这些兄弟姐妹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么?不能同生,但能共死,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了。”

    苏傲天微微笑了起来:“琼宇,我的心胸还不及你开阔呢!说得好,不论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要闯一闯,只要努力了,那就问心无愧!你先暂歇一歇,这些人就交给我吧!”

    说话间四面的人都围了上来,将他们两人紧紧困在中间。人数约莫在四十上下,修为最低的也是半圣。这个阵容就是放在光明府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用来对付两个谪仙境的修仙者,已经不是大材小用,牛刀杀鸡之类可形容的了,直接就是浪费挥霍,拿高高在上的圣人当作武夫一般的苦力对待。

    所有的人心中都十分笃定,这两个谪仙境的小虫子这一次定然是在劫难逃了。也许他们真的是魅族,也许他们有着诡秘莫测的手段杀死了这么多的半圣、圣人,甚至是通灵境的灵族,但是这一回,在四个太玄境级别的高手围堵下,就算他们两人都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以死谢罪的下场。

    那两个衣着华丽的太玄境高手之一,轻轻“哼”了一声,说到:“你二人姓甚名谁,是何出身,又是受谁人指示,有何阴谋,速速从实招来,我可以给你们个痛快。否则,定让你二人被抽魂炼魄,受尽万般酷刑而死。”

    话语说得很平淡,没有丝毫的声色俱厉,高声恐吓,因为他明白,这些都用不着,简简单单的话语里,已经包含着钢铁一般的不容违背,任何不按照他的意志行事的人,都将死得苦不堪言。而苏傲天两人,已经犯下了如此的滔天大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赦免,对他们来说,死得痛快一些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幸运pk1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