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女生小说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一世葬,生死入骨》第三卷葬你一世相思 第六百一十四章 战局惨烈,脱离纠缠

《一世葬,生死入骨》第三卷葬你一世相思 第六百一十四章 战局惨烈,脱离纠缠

    秦络绎和武义德彼此配合,剑影交错,紫魄单手背在腰间,立在原地,退也未退,进也未进,只一挽手,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像是一道墙壁阻隔着,令二人的剑袭止步不前。

    随后又似化作千万细雨,每一滴都似千斤铁坠令二人攻而不得,又后退数步,竟然微微喘息起来,好似二人使了五成功力,而紫魄仅仅只用一成功力便已化解令人倍感惊诧。

    二人双双被击退后,紫魄只觉得自己的两只脚已被异物缠住,他刚低下头瞧见两条鞭子的纠缠,身子便已经被迫吊起,原来是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各自扯着鞭子,趁其不备,突然袭击。

    紫魄身子腾空之时,闻且已经挥着打狗棒重重一击,紫魄顿时双腿用力旋转,连带着姐弟俩一同被迫飞起,而那一击打狗棍法击碎了星沫初雪的藤鞭,失去拉力后,星沫初雪惯性的被甩飞,毫无招架之力的坠落地面。

    星沫苍月见状,只得抽回雷怒金鞭,瞬间缠住星沫初雪的腰身,待她稳稳落地之后,他也失去依附落在地面。

    紫魄的身子静止在半空中,满眼蔑视的看着这五个自不量力的人,一只闪烁着紫色流光的蝴蝶在他的头顶上空盘旋着,此时的他,正如他的称号杀戮之神那般,居高临下。

    犹如神一般的身躯,神一般的俊逸容颜,神一般的目光,世间本无神,但神是什么模样?每个人心中自然有所不同,然而紫魄,唯有“神”字最为贴切。

    两道身影迅速闪过,水涟漪双眼轻轻一眯,嘴角勾起万种风情的笑意:“你们若再来迟些,奴家纵使万般不舍,也只能要了无鱼的命了!”

    “蛇蝎荡妇,休想如了你的愿!”流星大喝一声,回头瞧见飞盾已经用手中的交衡短剑将缠在无鱼身上的毒蛇砍成两截,便放心的回过头来,直奔水涟漪而去。

    无鱼感觉到呼吸逐渐顺畅,只是心脉尽断,他已不能再战,又担心流星,便沉声道:“流星一人并非那蛇女的对手,你且去助他一臂之力,千万不要让她有机会支援白之宜!”

    “我知道了!”飞盾看向金瑶守护着失去战斗力之人的方向,说道,“我先护送你去金瑶姑娘那里!”

    “也好,免得拖累你们!”随后飞盾扶起摇摇欲坠的无鱼,直奔金瑶、星天战等人而去。

    武义德咬紧牙关,按动御行剑的机关,瞬间缠住紫魄的腰身,借力而腾起,那御行剑的剑尖也抵着紫魄的身体,谁知紫魄却双掌合住御行剑,以柔克刚,毫不慌张,接着蚕丝绳索断裂,武义德跌落地面而去。

    看到武义德眼中的惊讶和羞怒,紫魄仍旧带着那轻蔑的笑意,似乎刚才的袭击只是蜻蜓点水一般,虽有一点涟漪,却不过是微风拂面般,瞬间消逝,毫无影响。

    因为未倾隐的缘故,所以紫魄明明有机会杀了自己,但他却没有对自己下手,反而刻意避开。

    武义德落地之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紫魄,他也有人性吗?他居然会为了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就会放过另一个本就是敌对的男人吗?随后武义德自嘲的笑了一下:也许,我本就竭尽全力也并非是紫魄的对手,故而他才不屑来杀我吧!

    秦络绎心里也泛着嘀咕:以紫魄的能耐,杀了我们五人简直是易如反掌,但他似乎,好像有意没有使出权利,而他宁可背着灵噬弓,空手相抗,这又是为何?

    难道?他是有意,不打算支援白之宜吗?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令秦络绎胆大起来,他举剑欺身而上,想要彻底的试探紫魄究竟会如何抵抗。zt0G

    犹如野兽般的红色身影从自己身边凌空闪过,任凭七小蛮已经反应神速也没能躲过,左脸瞬间五道血粼粼的爪痕,七小蛮摸得一手血后,表情逐渐变得扭曲:“我非得到这《踏雪归来》的内功心法不可!”

    接着妖化的东方闻思的身子在空中一转,又冲向七小蛮,这一回,她的双腿已经紧紧缠住七小蛮的脖子,七小蛮武功就算再高强,也仍然只是一个孩子的身躯,自然承受不住东方闻思的重量,被迫跌倒,东方闻思的手也更加方便的抱住七小蛮圆润的脑袋,尖利的牙齿抵住七小蛮的头颅时,七小蛮已经双指骈起,从东方闻思的左侧肋骨用力一点。

    顿时咔咔作响,东方闻思惨叫一声,在七小蛮下死手之前,东方闻思已经再次凌空飞起,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痛苦难言。

    七小蛮站起身来,头上两个血洞正在隐隐作痛,鲜血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下,配合着她一身素色僧衣,娇小身躯,孩童面孔,扭曲表情,显得极为诡异。

    皇甫雷急忙跑过去查探东方闻思的伤势,听得东方闻思隐忍的呻吟,心疼的说道:“你的肋骨断了!”说罢,便极为愤怒的冲向七小蛮。

    东方闻思咬紧牙关,封住部分痛觉之后,便直奔白狐而去,昆仑子虚,华山胡遗、峨眉慧觉、武当贺逐飞等几个掌门原本对抗白狐、蛊毒死士和一些曼陀罗宫、烈火宫的弟子已经快要筋疲力尽,妖化的东方闻思忽然杀来,令他们措手不及。

    东方闻思的身子轻盈的如同猎鹰,缠住子虚的脖子时,又犹如泰山压顶,不仅使不出力气,更觉得内力在东方闻思撕咬住自己脖子的瞬间,化为乌有。

    吸吮着鲜血还不够,东方闻思正撕扯一块血肉下来,只听皇甫雷一声惨叫,东方闻思忽然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方才失了控,她急忙脱离子虚的身体,而她口中残留的血腥让她知道自己方才都做了什么,她还是违背了她与皇甫雷的约定,她还是妖化杀人了。

    她颤抖的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濒临崩溃,白狐已经踉跄的来到她身边,把住她的双肩:“闻且,他没死,他也不会死!”

    东方闻思那双赤红的双眼此刻充满了悲伤,眼泪充斥着眼眶,却不那么清澈,只像是装满了鲜血的血池,她看到,子虚的身子在抽搐,胡遗在为他止血、疗伤,慧觉和贺逐飞想要冲向自己,但被蛊毒死士和魔宫弟子挡住去路,白狐已经安全脱了身。

    耳边再次传来皇甫雷的一声极力隐忍的惨叫,东方闻思的眼中才重新染上肃杀,她再次冲向七小蛮,七小蛮只一掌便击退东方闻思,方才东方闻思有趁可机,只是自己毫无防备,她也是第一次应对踏雪归来罢了,但是现在,她极为蔑视的冷笑道:“昆仑的仙人指路!”

    东方闻思吐出一口鲜血,方才昆仑掌门子虚真人对阵自己连仙人指路的一招半式都还没来得及使出,可她七小蛮竟对昆仑掌法了如指掌。

    皇甫雷用天残剑支撑着自己站起:“闻思,够了,七小蛮是奉命来杀我的,你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东方闻思对着皇甫雷苦笑一下,却并未回话,反而看向七小蛮,缓缓起身:“小尼姑,你知道吗?有的时候,人有了感情,才会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赢,而你……”东方闻思舔舐着獠牙的血腥,这让她眼底闪过兴奋,无畏,和坚定,“惜命,无情,你凭什么赢我!”

    这句喊声足以震彻天地,七小蛮身子一震,这一次踏雪归来的威力,明显已不是自己所胸有成竹所能相抗的。

    皇甫雷正要上前支援,白狐用剑挡住皇甫雷的去路:“你若去了,只会破坏踏雪归来的威力!”

    “你很了解嘛!”皇甫雷冷声道。

    白狐淡声道:“你似乎忘了一件事,闻思与我已经是夫妻了!”

    皇甫雷斜着眼睛看着白狐:“但此刻与她并肩作战的是我!”

    “皇甫雷,你可晓得,这一战过后,白之宜会如何对付她?”白狐愤声道,“我无意与你争风吃醋,我知道闻思她……是因何人而妖化,又是因何人而隐忍,如果你爱她,就阻止她杀了七小蛮,否则,闻思必死无疑!”

    皇甫雷纵使对白狐万般嫉妒厌恶,也只得点了点头,便与白狐并肩而上。

    即便东方闻思已经使出十成功力,但是七小蛮却仍旧摆脱了踏雪归来的纠缠,将东方闻思震出几丈之远,双掌收回时,又已经重聚内力:“云神教,云神掌!”说罢,又一掌击向东方闻思。

    而皇甫雷和白狐已经挡在东方闻思面前,两把剑抵住那千军万马之势的云神掌,又双双举剑再默契的彼此交错一挥,云神掌虽被化解,但他们二人还是受了内伤,各自半跪在地。

    七小蛮的武功集结百家之长,就好比,当你用火焚烧时,她便用水将之熄灭,当你用水淹没时,她却用黄土将之填盖,最终总能破了你的招式,叫人无能为力。

    眼见白之宜已经杀了八大死士中的工衣和舞歌,令正派同盟无力招架,紫魄心想,也是时候该脱身了,再战下去,白之宜秋后算账,自己又免不了被一阵羞辱,

    又密切的注视着妖化的东方闻思已从各派掌门手中救出白狐,然而他们加上皇甫雷却又非七小蛮的对手,七小蛮是白之宜的徒弟,她措手杀了东方闻思,白之宜必然不会怪罪她,但她显然为了皇甫雷,誓死要杀了七小蛮,七小蛮的眼中已经有了浓厚的杀机,便想要前去助东方闻思一臂之力,带她脱离危机。

    故而此时此刻,该是摆脱这五个无名小辈纠缠的时候了。

    秦络绎的剑术可谓天下闻名,紫魄虽没见识过,但是他方才的几招剑术,让他意识到,此人可就是挑战各大剑术高手的剑痴,被称作剑下醉的应该就是这个年轻剑客了。

    紫魄连续躲过几招秦络绎的攻击,竟然觉得有一丝吃力,不禁勾起嘴角:有点意思。

    秦络绎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便一连串甩出自己称霸天下的无名剑式,这几招剑式,可是打败众多剑术大师的自创剑式,果不其然没有使出全力的紫魄自然渐渐招架不得,而武义德、闻且、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又同时攻击而来。

    一开始,紫魄的确是故意拖延时间的,他不想支援白之宜,但是现在,自己的丫头陷入生死之间,紫魄的表情也逐渐从蔑视、平淡转为了冷漠。

    紫魄只一掌便击飞武义德,武义德吐出鲜血,也心知肚明他还是没有下死手,而他正要化解秦络绎的剑式,闻且的打狗棍又逼迫而来,闻且毕竟是丐帮的少帮主,小小年纪打狗棍法就已经使用的出神入化,与秦络绎独门剑术配合的天衣无缝,虽然紫魄毫发无损,但他也没占到任何便宜。

    星沫苍月的鞭子更是见缝插针一鞭一鞭的挥落,若非罡气护体,早已皮开肉绽,星沫初雪虽然没了武器,但是武功也比武义德高出很多,自然也是一个好帮手,他们姐弟俩毕竟可是狂神星天战调教出来的。

    紫魄渐渐地失去了耐心,取下背上的灵噬弓,内力化箭,犹如千军万马前来支援,五人一时之间已不得近身。

    紫魄先要借势脱离之际,星沫苍月的鞭子已经朝之挥去,紫魄面色一变,费尽全力躲过落在地面,这一招鞭法他是见识过的,涅槃神星陨,毁掉自己流纹战甲的一套鞭法。

    不容他片刻喘息,秦络绎和闻且已经再次欺身而去,紫魄开始用灵噬弓相抗,将二人击退之后,两姐弟继续纠缠。

    这些年轻人,就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而自己真的要杀了他们吗?

    一个是未倾隐当成弟弟一样保护的武义德,一个是皇甫三兄弟的好友闻且,两姐弟又是漆昙的儿女,似乎只有秦络绎,他还可不做犹豫取之性命。

    想要到,紫魄灵活的化解其他人的攻击,顺势用灵噬弓直接别住秦络绎的剑,另一只手已经朝之挥去。

    若非星沫苍月用鞭子拉住秦络绎,助他及时脱身,他会像旁边的弟子一样,面目全非,化作肉泥一滩。

    紫魄甩出秦络绎的剑,剑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一个剑客手中的剑竟然脱了手,这让秦络绎有些羞愧,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战斗没有了意义。

    星沫初雪喘着粗气说道:“我们怎么可能是紫魄的对手呢!”

    武义德沉声道:“一旦白之宜那妖妇和紫魄这个魔头联手,可真的就是天下无敌了。”

    “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拖住紫魄,只等云哥哥他们那边,能够战胜白之宜了。”星沫初雪说道。

    随之,几人再次冲向紫魄。

    看到皇甫雷一手扶着重伤的白狐,一手扶着东方闻思却被七小蛮一掌击飞,白狐拼死护住东方闻思,皇甫雷顶着一脸血又冲了上去,生死刹那,已刻不容缓。

    紫魄还有些理智,这两个人是漆昙的儿女,若是杀了他们,不仅漆昙会伤心欲绝,东方闻思也会因为自己而陷入自责,毕竟,漆昙也为自己医治过,更是帮了丫头不少,故而便留了些情面,看向城墙上的漆昙,用眼神示意着她。

    漆昙也看出紫魄想要去帮东方闻思对付七小蛮,之所以一直没有使出全力,自然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留自己一双儿女的性命,便故意号令几个蛊毒死士围住两姐弟,也拦住闻且和武义德,紫魄这才顺利脱身。

    随即,紫魄飞身而起,却还未到东方闻思身边,便忽觉心间一痛,瞬间便反应过来,他猛然回头,便看到星沫苍月正举着雷怒金鞭,而受了伤的紫澈开始飞的缓慢,它拖着失去半截羽翼的身子努力的朝自己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