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危险来临
    又是一招秒杀!地下观众们甚至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说先前的江雨寒一招将对手击败还在他们的心里承受范围之内,刘辰的这场表演让很多人有些受不了了。

    特别还有一些先前再宿舍楼下用眼神嘲讽过刘辰一些学生,现在都在心中暗自庆幸。

    要是当时刘辰心中不爽对他们出手,估计他们不死也得惨了,连这名三阶七段的土系法师都是被一招干掉,他们甚至都感觉自己不值得刘辰出手。

    “好尴尬啊,本来想低调的,一下子又称为全校的焦点。”刘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想台下张望了一圈,当发现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时,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突然,刘辰和一个女生的目光相遇在了一起,那正在场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江雨寒,在听到了这边的骚动后,竟然也是将目光投向了刘辰。

    迎着江雨寒的目光,刘辰却是老脸一红,顿时低下了头,心跳也变得更加快了,由于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感觉,刘辰赶忙跳下了比赛台,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

    “你这小子隐藏的可以啊,这么厉害还一直低低调调的。”刚下场,叶溪河便给刘辰来个了大大的拥抱。

    刚才对于刘辰的发挥,叶溪河吃惊之余很快便接受了这个情况,和其他人的感觉不一样,叶溪河在目睹了刘辰做出凌空踏行的操作后,也不难理解刘辰现在能凭借一道简单的雷弧秒杀对手。

    这些天来叶溪河一直在心中怀疑刘辰的实力可能远远不止刘辰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可是虽然对刘辰的情况十分好奇,但是作为一个生长在商业世家的小少爷,叶溪河很懂得把握分寸。

    既然刘辰刻意掩饰了自己的实力,肯定有他的理由,最起码两人现在刚刚认识不久,显然不是去询问的时侯。

    听了叶溪河的话,刘辰只是微微笑了笑,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毕竟也不会有人因为自己一招秒杀了一个同学,就怀疑自己的实力会有多强。

    毕竟三阶九级如果对力量把握很好的话,一招秒杀低了自己两级的同学也不是不可能,在那些老教授看来,自己应该不过只是压缩了雷电之力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罢了……

    “这个学生有点意思。”主席台上,李院长左旁的一名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饶有趣味的看着坐在台下的刘辰,刚才刘辰的表演也算是吸引到了这些老家伙。

    “嗯,这个学生应该时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压缩自己的魔力,然后将本该狂暴的雷电强行压成了一道不起眼的电弧,目的应该就是麻痹敌人。”先前那名叫裁判的老师推了推眼睛,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过能将电弧压缩到这种程度,而且还具有如此威力,也实属不易啊。“

    “那少年的实力,绝对不止三阶九级。”李院长的右侧坐着的是一名老妪,老妪一发言,旁边原本讨论着的老师们都立刻停了下来。

    这名老妪年岁已经近百,头发花白,外表慈善,眼窝内陷,懒洋洋的勾着腰半靠在凳子上,满脸的皱纹和掉光的牙齿令人一眼看去似乎与平常的老太太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只有学院里一些高层才知道,这名老妪才是上林魔法学院的最强者,就算李院长都得让她三分。

    “呵呵……”听了老妪的话,李院长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将话题接下去…

    一天的比赛很快就过去了,好消息时三个人都取得了自己进入上林魔法学院以来的第一场胜利。

    除了刘辰之外,叶溪河的比赛也算得上是奇葩了,他的对手在叶溪河召唤出四阶魔兽龙鹰之后直接选择了认输,虽然换来了底下观众的一片嘘声,但是总比被虐的体无完肤好。

    而赵泽的对手虽然和他实力差距不大,但是由于赵泽的火焰太过于诡异,在进行了一番缠斗后还是赢下了比赛。

    晚上刚刚回到了寝室,叶溪河就接到了一个女生关于共进晚餐的邀请,然后便是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刘辰和赵泽,一个人出去快活去了,而赵泽因为在白天的比赛中消耗较大,直接趴在了床上呼呼大睡,无奈,刘辰只能选择自己出去转悠转悠,顺便吃点晚饭。

    上林市是一个著名的海滨城市,气候适宜而且景色优美,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游客前来观光浏览,因此晚上的上林市往往十分热闹。

    刘辰其实不太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场面,于是在一家面馆吃完饭后便打的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海边,漫无目的的在海滩上溜达。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不知道为何,刘辰开始想家了,自从小时候离开了刘家以后,刘辰便很少回去,而这一次为了探索始皇帝留下来的古墓,刘辰更是和余教授在一起刻苦研究了两年,没有回过一次家,在自己获得始皇帝的传承之后,自己除了打电话给父亲报了一个平安之外,也没有真正的回过家。

    如今到了上林市,离家的距离便更加遥远,对父亲和母亲的思念,也就越发强烈,这时的刘辰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今天在赛场上技惊四座的江雨寒,自己好歹还有家可回,而对于江雨寒来说,家却变成了一种奢望。

    刘辰向前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刘辰的视线,“天哪,我难道已经想她想到出现幻觉了吗?”刘辰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那道身影的确是江雨寒无误,此时的江雨寒一个人趴在海边的护栏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刘辰走了上去,主动打起了招呼。

    听见了刘辰的话,江雨寒扭头看了看刘辰,感到有些惊讶,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她经常会到这种偏僻的地方一个人散散心,没想到今天竟然会碰到自己的同学。

    “你有什么事吗?”江雨寒并没有表现出情绪波动,冷冷地回应道,那种语气显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不过从小在那种环境中长大,会有如此表现也十分正常。

    “老实说,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我看你一直独自一个人,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刘辰并没有靠的特别近,反而是隔开了一小段距离后,靠在了江雨寒所趴的栏杆上,刘辰其实能感觉到,江雨寒的内心其实是想要朋友的,但是她为了保护自己,才不得不装出一副对世人冷漠的态度。

    江雨寒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她的身世几乎是个人都知道,而江家家大势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无论是在哪里,江雨寒都是被孤立的对象,即使江雨寒的外表和天赋都极其出众,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敢主动来和江雨寒交流。

    可是现在这个名叫做刘辰的新手,竟然主动找自己说想要和自己做朋友,令江雨寒冰冷的内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一样。

    “你知道不知道,和我做朋友会让你惹上多大的麻烦?“

    “只要我们是朋友,谁敢对你动手,我负责替你收拾他们,你的安全我一个人承包了!”刘辰自然知道江雨寒所指的麻烦是什么,不过刘辰有自信,凭借自己的实力,只要不是江家那些老家伙们拉下脸面亲自动手,其他人想在他面前伤害江雨寒,根本没有一点可能。

    看着刘辰那自信的面庞,江雨寒的眼角突然变得有些湿润起来,这名多年来,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轻易流泪,可是刘辰的话却一句句打动了她。

    因为自己的身份,人们疏远她,害怕和她沾上一点关系,可是这个男人却主动说要和自己做朋友还要保护自己,这话虽然听起来可笑,但是江雨寒内心却一直盼望能有一个人告诉自己,能够保护她,说实话,交这样一个朋友其实,不差。

    “哈哈哈哈,保护她的安全,就凭你小子,也配?”一阵惊悚的笑声从后方传来,江雨寒的脸色陡变,虽然早就感受到了这些家伙的存在,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在上林魔法学院的地盘,这些人竟然还敢直接现身。

    “你们也算有胆量,在上林魔法学院门口动手,也不怕学院里面那几个老怪出来,分分钟灭了你们?”刘辰对于对方的出现,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如果自己是杀手,也会选择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动手,只要行动迅速,在援军到来之前得手后撤退,即使是魔法学院那些高手也没办法把自己怎么样。

    对方有三个人,三个人都蒙着面,看样子,应该都是职业杀手,其中一人听了刘辰的话,竟然又笑了起来,:“如果不是有这件宝物在手,我们还真是要掂量掂量,不过只要有它在,就是法神,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男子一边说一边将一个蓝色的盒子拿了出来。

    “那是江家的宝物,能够将一小片空间完全封锁,外面的人根本无法察觉到。”江雨寒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如果没有这件宝物,只要两人能够坚持一小段时间,等到李院长赶到,自然能救下他们,但是一旦这件宝物展开,李院长便完全无法察觉这里发生的事情,:“对不起,连累了你。”

    江雨寒叹了口气,抱歉的看着刘辰,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就要陪着自己死在这里了。

    刘辰心念一动,便感应出了三名男子的实力,面前的三名男子实力确实可以轻易的击杀江雨寒,一名六阶,两名五阶,不过嘛,在自己面前,和送死也没什么两样。

    “放心,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刘辰说着,便直起身子,挡在了江雨寒的前面。

    “哈哈哈,小子还想英雄救美?那你就先去死把!”一名黑衣男子一闪身,竟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暗影魔法吗?”刘辰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如果这三个倒霉蛋没有使用这件法宝,或许刘辰还不敢直接使用自己的力量,不过既然现在外界已经被完全屏蔽了,这三个倒霉蛋,就由自己好好收拾收拾吧,隐入黑暗确实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不过在强大的感知力面前,这种低阶的暗影系魔法就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啪!”一道雷束从天空落下,正好击中了那名迅速靠近中的蒙面人,而雷束却没有像平常一样直接消失,而是在麻痹了那名刺客之后持续不断的降临着,“啊啊啊啊啊!”惨叫声不觉于耳,刘辰并没有选择直接干掉他,而是控制了一下威力,让他的身体在雷电的洗礼中,一点点的被分散。

    “混蛋!”那名带头的蒙面人见了,不禁大怒,直接开始吟唱咒语,想要将刘辰凌厉斩杀。

    “给我跪下!”刘辰的双眼,突然变成了血红色,那名黑衣人和刘辰的目光一接触,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一般,刚刚成型的高阶魔法瞬间溃散,身体不受控制般的直接跪在了地上,而刚才那名黑衣人,也在雷电之中化为了灰烬。

    “鬼,鬼啊!”最后一名黑衣人的内心防线瞬间崩溃,猎人和猎物的身份瞬间反转,他甚至认为刘辰是故意将他们引到这里,好把他们直接收拾掉,逃跑,是人在害怕时的本能,而且这名黑衣人和江雨寒一样是一名风系法师,逃跑起来的速度简直恐怖。

    “呵呵。”刘辰眼见最后一名黑衣人想要逃跑,竟然也没有动身去追,只见刘辰右手对着那名法师逃跑的方向,突然一握,那名逃跑中的风系法师直接炸为了漫天血雾!

    恐怖如斯,江雨寒看着这一幕,表情有些呆滞,她原本以为刘辰说要保护自己只是年少气盛不懂事,却没想到,自己的新朋友,竟然这么猛!

    那三个人虽然江雨寒感觉不出他们的实力,但是江雨寒却明白,既然江家夫人想要自己死,就一定会派来实力远比自己要强的人,并且先前那名风系法师逃跑的速度,也已经完全超过了自己,可是就在自己以为已经必死无疑的时候,刘辰竟然在顷刻之间就击杀两人,压制一人,这得是多强的实力啊!

    “怎么样,现在你还觉得,我说要保护她时在搞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