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愤怒!
    不得不说,刘辰带回来的东西,对于这五位小伙伴来说,吸引力简直太大了,其中一个能对召唤兽进行洗髓的法宝,甚至让叶溪河和林郁郁都眼红了起来,不过由于叶溪河已经选择了那件至尊级别的防御法具,自然不好意思再和林郁郁争抢,而且这种洗髓的宝物虽然珍贵,但是叶溪河可是得到了一个九阶巨龙的龙元,这东西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个废物东西,可是对于拥有一只龙鹰作为召唤兽的叶溪河来说,可比那洗髓珠要有用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五个人在经过了一系列挑选后终于是完成了分脏,大家手种拿着宝物,先前的眼红与激动却渐渐散去,转而是都陷入了沉默,因为这些宝物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每一件放到市场上去都是能卖到天价,虽然他们和刘辰的关系都不错,可是只是作为朋友的刘辰竟然大方的将这些珍贵的宝物无条件送给他们,令他们都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不过刘辰倒是显得无所谓,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他精心为这些朋友们挑选过的,对刘辰本人来说,意义都不大,不过令刘辰有些烦恼的是,由于有几名同志实在是太没有见识,再加上有些宝物本身实在是太过稀有,刘辰不得不在旁边一个个向他们解释那些法宝的用处,刘辰不由得感慨幸好始皇帝的记忆里记录了大量高端法宝的信息,不然就凭自己这种不学无术的小白,这些东西拿回来了都不知道有什么用,那还真是难受。

    “这些宝物,你是怎么得到的?”完成了工作之后,刘辰一个人来到甲板上吹着海风,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刘辰淡淡一笑,没有回头,他就知道这时会再来找自己的,只有一个人。

    “如果我说我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且见到了另外一位至尊法神,这些东西都是他留给我的,你相信吗?”刘辰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了江雨寒的身上,虽然不知道返程为什么要坐邮轮,但是甲板上猛烈的海风还是让刘辰想要diss这个决定,江雨寒的长发被海风吹得在空中飘扬,再加上江雨寒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显得比平时更有一种仙气。

    “你在开玩笑吗?连一个小学生都知道不可能存在其他世界的好吧。”江雨寒听了刘辰的话,嘟了嘟嘴,显然是不相信刘辰的说辞,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过也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刘辰也不可能相信除了这个世界,还有另外的位面存在,刘辰现在并不想让江雨寒知道其中的详情,因为这次的经历让刘辰实在是有些头疼,那位叫做江遥的法神,竟然是认识始皇帝,而且据那个最强的怪物说,他们已经是打败了始皇帝,可是在我国以及外国的所有史料种,都没有关于这种怪物的记载,它们既然从来没有出现在过这个世界,又怎么会和始皇帝交过手,又怎么会打败了始皇帝,而和始皇帝,江遥齐名的那位“剑仙”指的又是谁,始皇帝的死和这些怪物又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刘辰不由得就有些头疼。

    “对了,我给你还带了些其他东西。”刘辰一边说,一边从自己口袋里摸出来了那个金黄色的手镯,这是他专门为江雨寒留下的,刘辰缓缓的牵过了江雨寒的手,将手镯带到了江雨寒的手腕上,刘辰没注意到,当他碰到江雨寒的手的时候,江雨寒的脸突然一红,除了家人,这还是别人第一次牵她的手,不过刘辰却十分坦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咦?这个镯子怎么自己缩小了?”就当刘辰为江雨寒带上手镯的那一刻,那金色的镯子却是瞬间发出了金色的光芒,然后缓缓缩小到了正好适合江雨寒的尺寸,刘辰尝试着想要再次将其取下来,却发现无论用何种方法都是没有办法让这个镯子再次变大,这只手镯就如同认了主人一般,牢牢地附着在了江雨寒手脖上。

    “没事,就这样带着吧,挺好看的,谢谢了。”刘辰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是动用了空间魔法都没有办法将镯子拿下来,不禁有些担心,如果这个镯子有什么负面影响,自己这次可是犯了大错了,看着一脸紧张的刘辰,江雨寒则是相对释然,带着这个镯子,她没有感到一丝不适,反而是因为这是刘辰送给自己的而感到有些高兴。

    “等我回去,一定找方法弄清楚这镯子是怎么回事!”刘辰拍着胸脯向江雨寒保证道。

    “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样,万一以后灾难真的降临,你将是人类千古的罪人!咳咳咳……”郑教授指着面前的白衣中年人,气愤的说道,郑教授的年事已高,过度的愤怒让他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起来,郑教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下来一般,他一辈子的研究,最终是有了结果,可是通过这个结果,郑教授所感到的并不是为了自己一辈子的付出有了收获的激动与自豪,而是一种深深的恐慌感,他必须早日将这份研究公布与众,不然的话,人类极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可是,就在郑教授将自己的所有资料都整理完整,想要前往魔法师协会的时候,这个中年男子却阻止了他,郑教授想不通,以这个人的立场,本应该帮助自己才对,为什么反而会想要阻止自己。

    “郑老,您辛苦了一生了,本应该好好享受余生,又何必要将这些东西研究透彻。”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他早已经注意了郑教授多年,为了阻止郑教授的研究,他曾偷偷潜入了上林学院的图书馆,毁掉了一匹关于那个时代的资料,本以为郑教授在多次失败后会彻底放弃,却没想到自己当时出现了纰漏,还是让郑教授从一本古籍中找到了蛛丝马迹,:“把东西交出来吧,这些东西,现在还不能公布于世。”中年男子一步步向郑教授走了过来,郑教授作为一名文学教授,本身并不是一名魔法师,所以中年男子此时倒是胸有成竹,自己已经支开了图书馆的其他工作人员,并且设置了结界,现在整个魔法学院里已经是没有人能够阻止自己了。

    “你做梦!”郑教授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本卷轴,只见郑教授快速将卷轴打开,一个带着紫色魔法帽,身穿紫色魔法袍的虚影出现在了郑教授面前,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想要想魔法师一样能够施展魔法,所以经过一些高阶魔法师的研究,一种叫做魔法卷轴的媒介物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种,这种卷轴和当时王迅豪所施展雷电漩涡的原理相同,就是将一种魔法以刻印的方式留在卷轴上,即使是普通人,只要打开卷轴,就可以施展相应的魔法,郑教授手中的卷轴是一个类似召唤术的高阶魔法卷轴,能够召唤出一个七阶的魔法师在短时间内为自己所指挥。

    “唉,顽固不化的老家伙。”中年男子看到郑教授想要凭借魔法卷轴反抗自己,顿了顿,然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种召唤卷轴所召唤出来的生物在自己眼里,其实和废物没有什么两样,而就在那紫衣法师在吟唱魔法的时候,中年男子突然前踏一步,一拳轰在那紫色魔法师身上,竟然是直接将那虚影轰散开来,:“郑鸿伟,要怪,就怪你不该触碰到这个秘密吧。”中年男子眼睛死死锁定了郑教授,这一次绝对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件事情暂时,绝对不能公之于众,不然自己苦心经营了多年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所以,郑教授必须得死!

    熊熊烈火,从图书馆的五楼燃烧了起来,虽然烧掉了这里的古籍有些可惜,不过一把火烧掉也是隐藏自己行为最好的办法,腿脚不便的老教授在意外失火的图书馆中不幸遇难,这种情况魔法师协会和监察司的那些人就算想查,也是查不到什么东西,所有的证据,此时都是随着这大火以及郑教授的尸体,烟消云散了……

    “嘀嘀嘀……”熟悉的手机短信声传入了刘辰的耳中,此时的邮轮已经是快靠岸了,刘辰已经迫不及待的回到学校,刘辰从那个世界出来后就看到了郑教授的未接来电,而同样的他现在也有很多问题要去询问郑教授,刘辰拿出了手机一看,短信正是郑教授发来的,刘辰按了一下案件,短信便加载了出来,可是当看到短信内容的那一刹那,刘辰的手机却直接掉到了地上,刘辰的双手开始变得颤抖,眼神也变得呆滞起来,刘辰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上林学院内部,一位老教授竟是殒命,自己的敌人看来也已经是坐不住了,不过那些人做梦都不会想到,郑教授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向魔法师协会打报告之前,他就怀疑学院之中,甚至是魔法师协会种都有可能存在敌人的眼线,所以为了以防万一,郑教授已经将一份文件设定为了定时发送,只要自己没能在规定时间到达魔法师协会,这份文件便会直接发到刘辰手中,虽然由于时间问题,这份文件的内容并不完全,但是郑教授相信,只要能将这个情报送出去,人类的未来就多了一份希望!

    “不好了,你们快看,图书馆好像着火了!”由于邮轮此时的位置距离上林市已经是比较近,同学们包括刘辰在内也看到了那冲天的火光。

    “该死!”刘辰见状,不禁大怒,全身魔力澎湃,竟是直接腾空而起,施展了空间魔法,全速向学院的方向赶去,虽然刘辰内心清楚,这份文件发到了自己手里,证明郑教授已经是凶多吉少,但是刘辰依旧抱有一丝侥幸,所以自己必须赶快感到图书馆去,简单来说,他刘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绝对不能让这一把大火,烧完了所有的证据。

    上林市作为一座特大城市,又坐落着我国四大著名魔法学府之一的上林魔法学院,高手如云,可是奇怪的是,明明火灾已经发生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一名高阶魔法师出来救火,按照城市的法律,没有特殊情况,魔法师无论实力高低都是不允许在非学院区域进行飞行的,所以刘辰刚刚飞进了上林市,就遭到了执法队的阻拦。

    “站住,城市上空不允许使用魔法飞行,请您立刻停止此行为,接受我们的调查!”一队肩膀上带着监察司勋章的巡逻法师突然出现,拦住了刘辰的去路,刘辰眼神微眯,这群人此时出现,实在是太巧了,按理来说,普通的魔法师的速度是根本不可能跟上全速前进的刘辰的,而这队巡逻法师就和事先知道刘辰会出现在这里一样,强行拦住了刘辰,而且在这群巡逻法师手中,还有一件空间系的高阶法具,竟是直接将没有警惕的刘辰从空间裂缝里逼了出来。

    “可以啊,八阶法师带队巡逻,我今天也算是开眼了!”刘辰盯着面前带队的那名中年魔法师,冷哼道,八阶魔法师就算是在监察司中也是比较高端的战斗力,绝对不可能担任巡逻队长的职务,而且在刘辰刚来上林魔法学院的时候,就已经调查过上林市里面的所有高手,并不存在眼前的这名男子。

    “我并不是巡逻队长,只是碰巧和这只巡逻队同行,看到了你的违法行为,进行制止而已。”那名带头的法师淡淡的说道,没有确凿的证据,刘辰自然不可能随意怀疑他,即使他确实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请放弃抵抗吧,不然我们有权力以抵抗执法为由逮捕你。”既然“那个人”拜托了自己对刘辰进行阻拦,并承诺了自己根本无法拒绝的报酬,他就肯定不会轻易让刘辰离开,就算他知道刘辰是九阶魔法师,但是监察司在国内的地位,甚至隐隐高于魔法师协会,所以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九阶魔法师也不敢随意对监察司的人出手,这就是他敢在这里拦下刘辰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