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冒险者公会
    “真的要走了吗?”江雨寒看着刘辰,眼眶竟然红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她连父亲都是无法依靠,却是在刘辰身上找到了一种安心感,她一直觉得,每天晚上和刘辰一起修炼魔法,是她从小到大过过的最好的时光,可是现在,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也要离开自己了吗?

    刘辰看着低下头的江雨寒,内心的决定产生了一丝动摇,他也同样不想离去,可是自己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实在是有不得不离去的理由,他现在还不能让江雨寒跟着自己,因为他接下来做的事,可能存在的危险实在太多,好在江遥答应要保护江雨寒,这或许是刘辰心里唯一的安慰了。

    “好好修炼,等我回来的一天,希望你不要再靠别人去保护。”刘辰伸出手为江雨寒擦掉了眼泪,转身正准备离去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几个熟悉的声音,刘辰回过头去,一个个昔日朝夕相处的身影映入了刘辰的眼帘。

    “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好弟妹的!”叶溪河的声音让刘辰脚下一个抽搐,这家伙怎么说的和自己要死了一样。

    “刘辰,你放心吧,我们会好好和雨寒相处的!”郁郁和小言听说刘辰要走也是急忙赶了出来,为刘辰送行,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们也是和刘辰和江雨寒等人当成了朋友,知道刘辰要离开了之后,也同样十分伤心,她们知道刘辰会放心不下江雨寒,所以也想让刘辰放心。

    “刘辰,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合适,但是我却想说,你是我目前教过的最好的学生!”李雄辉上前给了刘辰一个熊抱,和其他人不一样,李雄辉其实是希望刘辰离开的,上林学院对于刘辰来说,还是太过狭小了,雄鹰需要更加广阔的天空去展翅高飞,刘彻也确实该离开这里了。

    刘辰最终还是走了,这一次,刘辰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在回过头去,就很有可能会放弃自己离开的决定,眼泪渐渐模糊了双眼,这么多年来,自从余杭参军以后,刘辰都很少有朋友一起玩耍,但是自从到了上林学院以后,刘辰不光自己交到了一群有意思朋友,还认识到了江雨寒,刘辰实在不想离去,这种愉快的校园生活令刘辰每天都生活在喜悦之中,可是,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刘辰都必须让自己变强,强到可以像始皇帝一样独挡一面,为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遮风避雨!

    “这里,又TM是哪里啊?我怎么天天到其他世界啊!”晚上刘辰睡着之后,发现自己又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看起来十分美丽,四周全部都是绽放的鲜花,在刘辰的面前,有一颗参天大树,而在那树底下,赫然竖立着一根石柱,那根石柱正是刘辰从江遥的宝藏里得到的那一根,刘辰在走之前曾经去问过江遥关于柱子的信息,可是江遥说那根柱子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之时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就将其收在了自己的收藏中。

    刘辰慢慢走向了大树,到了那根石柱面前,刘辰定睛看去,那柱子上的法纹,刘辰竟然是能够理解了,其上面所记载的是一条故事,讲述的是在远古的混沌时期,这世界曾经爆发过一场大战,当年的人类和魔兽一同合作,最终战胜了敌人,守护住了这方天地,而这件柱子中封印的,就是当年人类领袖用补天所用的灵石所打造的一套铠甲以及武器,而这根石柱,会自动寻找有缘人,将这件铠甲留给能带给人类希望的魔法师,而刘辰,就被选为其这一代的继承者。

    刘辰看到这里,不禁大喜,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趟法神宝藏之旅是无功而返,自己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可是这样看来,刘辰绝对是捡到大便宜了,远古补天灵石所打造的铠甲和武器,其层次绝对比传说级法具还要高端,只是刘辰不明白,既然这件灵具能自主选择其主人,又为何在当年没有选择已经达到了法神境界的江遥,而是到现在选择了自己啊,如果当年江遥获得了这件灵装的话,也许结局也会发生改变吧。

    整个一晚上,刘辰都在精神世界里联系掌握这件灵装的方式,刘辰发现,这件灵装威力果然十分强悍,当自己穿上这一身装备后,刘辰觉得自己绝对有能力正面硬刚那条巨龙,不过强大的能力自然也有其弊端,就算是以刘辰全部的魔力来支撑这件灵装,刘辰也只能维持其存在不足一分钟,如果想要发起攻击的话,更是只有一击之力,这一击虽然威力上会达到一个十分可怕的层次,可以当作杀手锏来使用,但是一击以后基本上自己魔力也基本空了,而一个用尽了魔力的魔法师基本也就是个普通人,看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真是太弱了啊,想要彻底掌握这件灵装,还需要自己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你好,我想入。”刘辰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增强自己的实力还是要投入实践中,所以加入一个相对自由的算是目前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算得上是一个民间团体,由一些民间的法师自己组成,平时会有很多人根据自己的需求到发布一些任务,而就通过完成这些任务从而获得报酬来得以生存或者发财,而且这些冒险家们平时工作也都十分自由,可以自主选择去不去接受任务,也正好附和刘辰的性格。

    那名前台的工作人员看了看刘辰,发现刘辰看起来只是一个学生后,又重新低下了头:“学生就去学校里面好好学习,来凑什么热闹,这里的任务也不是你能够完成的。”听了前台工作人员的话,房间里面的其他冒险者也都是哈哈地笑了起来,冒险者算是一个高危行业,他们并不认为一个魔法学院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能够胜任这种工作。

    “小子,你以为冒险家只是玩玩吗?他们可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工作,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也许是感受到了楼下的动静,一名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从二楼走了下来,女子的身材被那旗袍完美勾勒了出来,引得公会里的那些冒险者们一阵惊呼,在询问了工作人员情况之后,女子便走到了刘辰面前上下打量,由于刘辰的外表看起来依旧是一副学生模样,所以就算是她这样混迹于冒险者行业多年的人,对刘辰的第一印象也是觉得他不适合这个行业,这名女子便是这个的负责人欧雅,女子虽然外表看起来美丽动人,可是刘辰觉得她有一种危险感,二十多岁便能当上一个地区的负责人,肯定不会简单。

    “雅姐,你就别和这种小孩子费嘴皮子了,这无非就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收拾一顿让他滚蛋就完事了。”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讨好似地冲欧雅说道,舔狗这种东西,真是哪里都有啊,男子说完,便也走到了刘辰面前,男子肌肉格外发达,身高也是超过了刘辰,两只巨斧被男子背在身后,刘辰在其面前,真的就和一个孩子一样,:“小子,赶紧从这里滚蛋,好好回学校学习去,别做想要当冒险者的白日梦了。”

    “不,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加入的。”大汉的语气虽然让刘辰很是不爽,但是由于以后还想在这里工作,刘辰也没想在这里面动手,刘辰只是从内心觉得好笑,这群人连自己是什么实力都没问,就光凭外貌想要拒绝这里,如果真动起手来的话,这一个大厅里面的所有人一起上,都不可能是刘辰的对手,刘辰感觉到真正的高手,应该是在楼上,这的一楼,应该只是用来接一些比较小的单子,能到达楼上,才能真正接触到大的单子。

    “马勒戈壁的,你这小东西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壮汉见刘辰竟然是顶撞了自己,不由得大怒,本来想着在欧雅小姐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却没想到刘辰竟然是一点都没有给自己面子,只见壮汉直接一拳向刘辰打来,拳头上竟然是凝聚了魔力,刘辰眉头微皱,没想到这位冒险者竟然脾气这么暴躁,如果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的话,这一拳下来,估计最起码要在医院躺几天了,不过幸好,这一拳面对的是自己的话,那情况就大大不一样了,刘彻吧迎着壮汉,同样是一拳迎了上去,不过和壮汉不一样,虽然壮汉有些得寸进尺,但是刘辰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力道,旁边的其他冒险者看到壮汉对刘辰出手,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反而是都有些幸灾乐祸,他们期待刘辰会被壮汉一拳打飞出去,双方的拳头看起来,实在是不成比例,不过他们的这种想法却是在下一秒发生了转变。

    一个身影飞了出去,不过却不是刘辰,而是那名壮汉,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宁静了起来,所有冒险家们都是惊讶的说不出来了话,欧雅也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先前她还是怕刘辰受伤太重准备打电话喊医生,可谁知对过一拳后刘辰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那壮汉却是被打飞,将墙壁都是撞出了一个大坑,一口鲜血从壮汉口中吐了出来,壮汉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混蛋小子,老子要杀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欧雅小姐的面出了丑,壮汉只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眼睛也变得红了起来,他不相信自己回输给一个不起眼的学生,只见那壮汉竟然是将背后的斧头拔了出来,身上魔法气息暴涨,冲向了刘辰,那两柄斧子在前冲的过程中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火焰,这壮汉竟然是出了杀招。

    “快住手!”欧雅见壮汉竟然是起了杀心,赶忙想要阻止,不是法外之地,如果在这里出了人命,监察司同样会进行处罚,不过已经红了眼的壮汉,却是根本没有听进去欧雅的话,他现在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杀掉刘辰,找回自己的场子!

    “真是找死。”刘辰为壮汉感到无语,自己刚才那一下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壮汉认清他与刘辰之间的距离,却不想这名壮汉只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不过自己毕竟今天是来加入的,不是专门来杀人的,所以尽管这壮汉有些蹬鼻子上脸,刘辰为了给留些面子,终究还是没有下更重的手,只见刘辰随手一挥,那名壮汉连同他那两柄斧头一起再次倒飞了出去,只是这一次,他应该是暂时站不起来了。

    “欧雅小姐,请问在下现在可以加入了吗?”刘辰拿出一张手帕,学着绅士一样擦拭着自己本来就十分干净的手,拿出了一根烟,并使用火系魔法将其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咳咳咳,好呛啊。”第一次吸烟的刘辰直接被呛得咳嗽了起来,看到刘辰这故意做出来的行为,欧雅也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能将那名壮汉击败的如此轻松,刘辰也却是够资格加入这。

    “小黄,带这位先生去办一下手续吧。”欧雅对着服务台的那名工作人员说道,这一次工作人员没敢再次怠慢,赶忙带领刘辰办完了手续,并且将一枚带有一个黄铜色“一”标志的胸章递给了刘辰,刘辰接过了胸章,反复看了看,总觉得这胸章看着好简陋,先前在海岛城刘辰可是见过康老所佩戴的那枚魔法师协会的徽章,那叫一个气派,怎么这的勋章就这么没有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