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新的任务
    “啊啊啊!你他妈的有种给老子出来!”队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天上那个小型的太阳顿时四分五裂,化为无数道光芒从天空如同流星语一般散射了下来,光芒几乎将其身旁直径为五百米的范围全部覆盖,剧烈的爆炸将队长身旁的冰面炸的是四分五裂,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队长的面前,那是一个长相像是蜥蜴的怪物,却是直立在地上,那怪物有着和太阳极度相似的光芒,队长瞬间明白了,这个怪物应该是具有类似于变色龙般的能力,当自己等人刚来的时候,他将自身的肤色化为白色,完美的融入雪地中,而当自己施展魔法的时候,其再将自己的肤色转化为光芒投射到地上的颜色,从而令自己无法发现其位置所在,这名队长顿时变得面目狰狞,既然对方现形了,自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怪物!

    天空中,那一波波的激光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虽然这种魔法十分消耗自身的魔力,但是这名队长也知道,如果自己轻易的收起了这个大范围的毁灭性魔法,对方极有可能再次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对方具有能够瞬间突破八阶魔法师防御的手段,如果不能将其锁定在视野里的话,一定会更加麻烦,不过自己这样在南极大陆施展光系魔法,势必会引起其他极低魔兽的注意,所以自己一定要速战速决!

    一柄光芒凝实的战锤出现在队长的右手之中,这个光芒凝形和刘辰召唤出的圣剑是一个体系的魔法,都是属于光系九阶的魔法范畴,只不过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更改凝形的武器的种类,而由于这名冒险者队长比较擅长锤系的技能,所以就将其化为了一柄圣锤,圣锤光芒大放,这名冒险家也是转守为攻,向那蜥蜴人怪物扑去,一锤抡出,硬生生砸向了那怪物的脑袋,由于那怪物正被自己的圣光流星所限制,所以根本无法躲开自己的这一锤,所以这一击,这名九阶圣魔导师直接是尽了全力。

    绿色的血液四溅,那怪物的头竟然是直接被冒险家队长生生锤爆,其身体缓缓倒了下去,逐渐变成了正常的绿色,这名冒险家眼见怪物已经被除去,在叹了一口气感叹自己竟然是活了下来的同时,也是产生了疑问,他坐在冰面上,点了一根烟,看着这怪物,肯定不是南极大陆的魔兽种族,在刚才接触到那一刹那,他感觉到,这种魔兽虽然作战方式可怕,但是其本身只不过是一只八阶实力,突然,这名圣魔导师想到了前几天电视上所播出的世界各国首脑关于应对怪物入侵的报道,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娘的,要出大事了!”重重的将烟头扔在了冰面上,这名圣魔导师赶忙起身,向南极大陆外圈飞去,怪不得自己的队伍在一路上基本上没遇到过什么极地魔兽,现在看来,这些魔兽应该是像那头冰熊王一样,已经是被那些怪物所血洗了,他不知道南极大陆核心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他猜测,整个南极大陆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怪物所选择的“登陆”点,由于很少有人类会前往南极大陆,那些怪物完全可以悄无生息的占领这里,然后将这里作为一个跳板,去进攻其他国家,一层冷汗出现在这名冒险家的后背,自己本来以为郑教授的研究不过是耸人听闻,现在看来,倒是自己狂妄无知,不过只要自己能够将这情报送出去,让世界各国做出反应,或许还能有所专机!

    “这,这怎么可能……”就当这名圣魔导师即将飞出南极大陆的时候,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其胸口传来,一根尾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穿透了自己的胸膛,他忍者疼痛艰难的向后看去,一只比先前那只蜥蜴人怪物体型大了将近十倍的蜥蜴人怪物出现在了自己身后,自己还是疏忽了,如果仅仅只是凭借那个被自己杀死的怪物的话,不可能能够杀死那头防御力强悍的冰熊王,一口鲜血从这名圣魔导师口中喷出,他知道,自己已经是活不下去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在南极大陆之外还有布置的有援手,只要他们能够离开…一丝决然出现在这名九阶魔法师脸上。

    “崩!”剧烈的爆炸声出现在南极大陆上空,这名九阶圣魔导师为了能够让处于南极大陆外围的队友们安全撤离,最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选择与这只怪物同归于尽,一名九阶圣魔导师的自爆,其威力已经是不下于一个真正的九阶毁灭魔法,而这只怪物虽然实力恐怖,却是根本没有预料到这名人类法师竟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与自己玉石俱焚,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在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的情况下,被这恐怖的魔力波动碾成了碎片……

    “队长的生命波动也消失了……”南极大陆之外的一艘破冰船上,一个女子看着监控器上消失的红点,面色发白的说道,在前往南极大陆内部之前,他们这只冒险队伍一共有七个人,按照队长的要求,留下来了两名冒险家负责在外围接应,并且在前往南极圈内部的五名队员身上,没人都装备了生命探测器以及摄像头,先前在那几名队员的红点消失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妙,可是当巨大的爆炸声从空中传来,队长所对应的那个红点也随之消失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按照队长的命令,我们撤退。”另外一名男冒险家当机立断,在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慌乱,由于队里的每一名冒险家身上都配有监控器,所以他们两个人完全可以通过查看录像来知道在那恐怖的南极大陆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现在最迫切的事情,还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将消息带出去,这名男冒险家甚至意识到了,队长自爆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掩护两人顺利离开,不然的话就算是受了重伤,凭借九阶魔法师强悍的生命力,也不至于落到自爆的地步。

    一艘破冰船,缓缓掉过了头,向北方急速行驶着,一路上,那名男冒险家一直在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些怪物却并没有前来追击,也许,是因为那些怪物对于这片大陆上所谓的“科技”还并不了解,这才让他们两个捡回了一条性命,不过同行的那五名冒险家,却是将他们的生命彻底留在了南极大陆上,再也没能回来……

    “您好,这里是绝世法神冒险家队伍,请问您是有什么任务要发布吗?”刘辰的队伍已经是成了了一个月了,可是由于他们的队伍实在是没有什么名气,再加上抠门的刘辰不舍得拿钱做广告宣传,所以生意一直是冷冷清清,就算有任务,也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事情,根本让人提不起兴趣,自从海岛城回来,刘辰便再次冥想,使自身顺利突破到了九阶四级,可是却根本没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进门的是一位老者,老者住着拐杖走路的步伐颤颤巍巍,冯童颜赶忙走向前去,扶着老人缓缓坐在了沙发上,老人的眼睛依旧红肿,看样子像是哭了很长时间的样子,不过看着老人的形象,刘辰并不觉得老人像是能付起很多赏金的主。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一个人。”老人刚刚说到这里,竟然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哭了起来,刘辰见状感觉有些尴尬,赶忙从抽屉里拿了一包纸递给了老人,像老人这样的情况,看来这个人对于老人来说一定十分重要。

    “老人家,不要着急,慢慢说。”冯童颜拍了拍老人的背,心里有些同情老人,不过作为一名冒险家,他们以前都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很可惜的是,就算他们从内心里想要帮助老人,可是如果老人无法给出相应的报酬的话依旧可能会被拒绝,因为冒险者不是慈善家,他们不可能拿自己生命去做慈善。

    老人用纸擦了擦眼泪,行了个鼻涕之后,喘了几口大气,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的人,是我的儿子,他和你们一样,是一名冒险家,可是最近在执行一项任务的途中却是失去了联系,他我希望你们能够帮我找到他。”老人一边讲,一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自己一直就反对儿子去当什么冒险家,如果儿子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自己也同样活不下去了。

    “你儿子是什么等级的冒险家,他执行的任务具体是什么,可以透漏一下吗?”刘辰眉头微皱,冒险家在执行任务中突然失去了联系,基本上就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任务失败,自己身死,不过也不排除老人的儿子是因为其他情况而失去了联系,比如通讯设备出错,或者是自己受伤昏迷等,所以说这种情况下找人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听了刘辰的问题,老人颤颤巍巍的从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黄色的字条,交给了刘辰,纸条上面是用水笔写的一段话,刘辰拿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读了起来:“亲爱的陌生人你好,当我父亲拿着这张纸条来找你们的时候,我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了,我这次接下的任务十分凶险,我要跟随一只队伍去探索南极大陆,虽然我知道,这可能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但是我是真的对南极大陆十分好奇,也想要去揭开其神秘的面纱,所以,如果我不幸遇难了,还请你们劝说我父亲不要找人来找我了,他年事已高,我不想让他在为我操心—八级冒险家秦穹。“这张纸条应该是这名冒险家临走之前给自己父亲留下的,看了纸条上的内容,刘辰的心里也很沉重,他想不通那南极大陆究竟有多么大的吸引力,能够让他忍心离开自己年迈的父亲前去。

    “老人家,这个任务我们可以接受,不过我们也有一个问题,南极大陆即使对于我们这些魔法师来说,也同样是十分凶险的地方,我想知道对于这个任务,您能付起多上赏金。”刘辰看像老人,只要是和南极大陆沾边的任务,基本就没有八级以下的,而像这种级别的报酬对于普通人来说基本就是天文数字,即使老人的儿子自身就是一名八级冒险家,也并不代表其有那个财力去支付一场八级任务,果然,在听到了“报酬”两个字的时候,老人的脸不禁皱到了一起。

    “我身上现在所有的钱加一起,也就五百万元……”老人的话一出口,刘辰和冯童颜就叹了一口气,这个价格就算他们真心想要帮忙,也是没有办法,为了五百万去一趟南极大陆那种几乎相当于人类绝境的地方,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不过我有一张藏宝图,或许你们会感兴趣。”或许是看到了刘辰等人的表情变化,老人赶忙拿出了自己最后的砝码—一张只有一半的羊皮宝图。

    接过了羊皮宝图,刘辰大概扫了一眼,就知道老人被骗了,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缺那种失去了良心的骗子,老人手中这张宝图确实是一张真正的藏宝图,可是其标注的位置却是刘辰和余教授一起所探索过的那座始皇帝的陵墓,这张羊皮纸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可是那片土地在自己出来以后已经是被无数觊觎宝物的魔法师几乎是翻了个底朝天,所以这份藏宝图应该是那些骗子仿制出来的,并不止一分钱。

    “抱歉,老先生,这张藏宝图我们并不感兴趣,如果您无法拿出让我们满意的筹码的话,还是请回吧。”刘辰将羊皮藏宝图递还给了老人,无可奈何的说道,如果老人能够出的起赏金的话,刘辰也不介意去南极大陆外围转一圈,毕竟刘辰觉得老人的儿子应该不会不自量力的深入内圈,可是如果老人只是凭借这两样东西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