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白跑一趟
    老太婆气得浑身发抖,转眼间就调动自己的魔力想继续发动袭击,可是当刘辰指了指天上已经成型了的雷神之怒的时候,老太婆却顿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没有了任何继续战斗的想法,雷神之怒虽然也只是一个九阶的魔法,但是其大范围的毁灭性却是令其在九阶攻击魔法之内名列前茅,作为魔兽,深海虎鲨王在承受了雷神之怒之后依旧是身受重伤,如果作为人类的老太婆在没有事先准备任何九阶防御魔法的情况下遭受到雷神之怒,恐怕是只能神形俱灭!

    在自己的身后,一道恐怖的气息正在飞速靠近,那冰天尊的身影在刘辰的视野里也是渐渐变得清晰,看来他也是解决掉了小镇上的麻烦,赶了过来,冰天尊在发现刘辰已经压制住了“百面”后也是有些惊讶,因为他先前也觉得刘辰的实力最多就九阶出头的样子,所以由于害怕刘辰无法拦住老太婆自己才急忙解决掉了那头发狂的魔兽之后就赶了过来,却没想倒是白来了一趟。

    “百面”被冰天尊逮捕了,她到最后都没有想明白自己明明已经极大程度上限制住了空间内光魔法元素的流动,可是刘辰为什么依旧可以随心所欲的借助天地之间的源力,不仅如此,刘辰在恶魔侵袭的时候,竟然是凭空消失了两到三秒的时间,这又是怎么做到的?这简直太过诡异了,她最终还是大意了,如果她能够在刘辰消失的那一刻没有产生犹豫,而是及时操控那恶魔回防的话,也许还有一战之力,不过“百面”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输的其实也并不冤枉,因为就算是那黑暗恶魔,估计也是很难抗下刘辰的雷神之怒,离体释放九阶魔法,就算是冰天尊,估计也是无法做到。

    “小伙子,这次可是多亏了有你了,不然又让这个家伙给跑了。”冰天尊笑呵呵的对刘辰说道,上一次自己因为一个失误不小心放跑了这个老太婆,结果就再也没得到过这家伙的消息,不过这一次,她定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说实话刘辰从外表真是看不出来这家伙竟然是一名裁决法师,还有那些渔夫们,这些人隐藏的简直完美。

    和“百面”一起被带走的还有那位老魔法师,虽然这个老魔法师并没有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加入了邪灵,参与了这次的任务,就要受到处罚,刘辰不明白他们这些人站在人类的立场,为何要求帮助那些怪物来隐瞒情报,不过幸好他们的阴谋已经是完全破灭,现在刘辰要做的就是功成身退,回去领赏,可是就在刘辰喘了一口气准备离去的时候,耳朵中的对讲机中却传出了冯童颜的声音:“刘辰,那卷录像带,有问题!”

    “怎么回事?”刘辰一手提起秦穹,运用空间魔法直接是来到了房间中,先前为了保险,刘辰再从秦穷那里得到了录像带的下落以后,立刻就趁邪灵的人不注意将其拿到了手,并交给了冯童颜,让其把内容发送给中国军方,可是当冯童颜检查了录像带后却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完全没有任何内容。

    “这怎么可能,我们在船上看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可能没有了?!”秦穹看着空空如也的录像带同样是一脸不敢相信,这也让刘辰丧失了最后一丝希望,所有人的身份都已经弄明白,就算先前秦穹为了保险起见故意交给了刘辰假的录像带,那现在也应该交出真正的了,再看秦穹的表情,刘辰突然意识到了大事不好。

    王军鹰也是急地再房间里四处乱走,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却没想到出了这种插曲:“你再好好想想,会不会是丢到哪里了?”安宇也是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秦穹能够想起来真正录像带的去向。

    秦穹陷入了思考,从自己和队友分开以后,自己就一直再躲避着老魔法师的追杀,虽然说自己最后还是被老魔法师打成了重伤,可是如果在那个时候老魔法师下来检查了自己是否真正死亡的话,不光会顺手拿走录像带,也断没有放过自己的可能啊,再说既然邪灵还派出了“百面”和老魔法师一起来试图抢回录像带,那就证明这卷录像带并没有落到邪灵的手上,那么从自己被当地的渔夫救起来之后,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可是那录像带被自己藏在随身携带的一个储物容器中,那些渔夫也不可能知道如何打开,再然后自己就醒来了并用一些手段联系到了联合国的裁决法师,这一整个过程中似乎都不可能出问题,秦穹也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你从受伤醒来以后,看过录像带吗?”冯童颜在思考了一番后,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蹦了出来,如果从一开始秦穹手中的录像带就是假的的话,那这一切似乎都解释的通了,那个女冒险家为了自己能够安全的拿到真正的录像带,不惜出卖了秦穹,将录像带掉了包,所以真正的录像带应该还在她的手上!

    “该死!”刘辰自然是听出来了冯童颜的意思,赶忙拿起来手机拨通了女军官的电话,:“听着我们这边的录像带是假的,你们现在赶紧去查一下当时那个跟秦穹一起的那个冒险家,她手中可能有真的录像带,要快。”刘辰大声的吼道。

    女军官听了刘辰的报告也是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赶忙开始安排,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光是他们,就连邪灵的人,中国军方,乃至联合国的调查组都是被那名女冒险家耍的团团转,她不是邪灵的人,作为一个人类,她为什么会向政府隐瞒了自己拿有真正录像带的情况,而如果她是为了钱的话,大可公然向政府要价,相信无论她开出多少钱,政府都不会拒绝,可是她没有,她没有,她就像是一个与这世界无关的人,自己拿着录像带,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穹再听了冯童颜的话后,呆滞的坐在了地上,他想起了自己两人在临分开的时候,女冒险家亲自将装有录像带的包裹交给了自己,为了帮助女冒险家活下去,秦穹在逃跑的过程中还故意将那“录像带“暴漏了出来,来帮助女冒险家吸引敌人的注意,可是现在秦穹的内心却是无比自责,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注意到录像带已经是被女冒险家掉了包,为了自己,一个所谓的孤胆英雄,这么多人辛辛苦苦,不远千里的前来营救,却最终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哪个女冒险家,不见了……”在大概五分钟以后,女军官的电话打了回来,原来就在刘辰等人和联合国调查组离开的当天,女冒险家便是乘飞机去了日本,并且在联系了日本方面之后,日本政府却发现那名女冒险家再下了飞机之后,竟然是音信全无,仿佛人间蒸发,再调差女冒险家身份的时候,中国军方也发现,这名女冒险家无论是名字还是身份都是假的,所有线索都是中断,刘辰的手机滑落到了地上,其余人也是顿时感觉没有了力量,秦穹甚至难过的留下了眼泪,录像带的珍贵性可想而知,因为那名九阶的队长在临死前,他咬着牙将好几个监控探头留在了南极大陆,虽然这些探头能够持续的时间十分短暂,可是其内容却是无比珍贵,而这些都是在那录像带中,现在也是没有了着落。

    “大人,我们被骗了……”女军官的脸色十分难看,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将整个时间的调查情况上报给了刘天赫,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着一顿批评的到来,可是谁知道,刘天赫再看完了报告之后,却是出奇的平静,没有一点发怒的意思,这对于这位治军严谨的将军来说可真的是例外。

    “她以为她很聪明……”刘天赫一页一页的翻着女军官提交上来的报告,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是她却还是太小看我们了。”说实话从一开始大军将就没有相信过那个女冒险家,虽然她伪装的实在是太好了,但是和刘辰和秦穹那种天真的冒险家不一样,他刘天赫能够一步一步从一名普通的士兵走到今天的位置,不光经历过无数战场上的厮杀,更是经历过政治上无数的尔虞我诈,当女冒险家回来报信的时候,刘天赫曾经亲自接见过她,表面上是为了表示对于此事的重视,可是实际上却是想要进一步对其进行试探,而从当时女冒险家的一言一行中,刘天赫就已经感觉到了女冒险家像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所以在派遣刘辰等人去营救秦穹的时候,他就做了另外一手准备……

    “向轩政文下达命令,让他带人给我盯紧那个女冒险家,只要摸清楚了她要和谁接头,就立刻收网。”大军将将手中的报告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既然这名女冒险家并非邪灵的人,那么他倒是想知道,到底还有谁会想要得到这卷录像带,和全人类为敌!

    “是!”女军官当知道了刘天赫还有安排的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不愧是自己最崇拜的前辈,就算是在这种时期依旧能够保持一个清楚的判断,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刘辰的这趟澳洲之行,倒是白跑了,由于他没能够将录像带成功带回来,这天价的赏金,想必刘辰也是没脸来要了,女军官想到这里脸色多了一丝笑意,她从内心一直对刘辰有着排斥的情绪,所以能看到刘辰吃瘪,她还是很高兴的。

    “得了,咱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刘辰再得到了女军官的第二次回复之后,表情十分沮丧,虽然知道了大军将会有下一步的安排,但是那关自己什么事,一想到自己得不到赏金了还是十分难受,那可是200个亿啊,不过刘辰仔细想了想感觉自己像是被套路了,那军方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秦穹这边的录像带可能是假的才开出来那么高的价格,哄骗自己。

    “额,刘辰小哥,在下手里还是有一点资金的,这次承蒙相救,还是让我表示一下吧。”秦穹再得知了大军将留有后手之后则是十分高兴,本来以为自己会就此变成人类的罪人,可是这样看来貌似自己也没多大过失了,毕竟只要录像带能够追回来,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不过看着要死要活的刘辰,秦穹心中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好歹刘辰也算是救了自己,就算自己自掏腰包也不能让刘辰空着手回去。

    刘辰瞥了一眼秦穹,然后继续哭了起来,这家伙看着好心,可是自己能要他的钱吗,人家为了将录像带顺利送出来,自己身受重伤,年迈的老父亲还在等着他回家,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要秦穹的钱的,想到这里刘辰又是一阵难过,人家最起码还名利双收,自己弄到最后一无所有。

    “其实你也不用这名难受,你帮助冰天尊抓住了老魔法师和那个“百面”,联合国应该会最起码给你发一点奖金的。”看着一直抱头痛苦像是人生失去了梦想的刘辰,冯童颜忍不住提醒了刘辰一下,按理说协助联合国行动到时候不光会有奖金,而且基本上还会得到全球通报式的新闻表彰,所以冯童颜觉得即使得不到那笔巨额赏金,这应该也能给刘辰一些安慰了。

    “是啊是啊,我以前听说冒险者公会有一名前辈便是在协助了联合国处理了一个事件后,直接被邀请加入了裁决会,这可是大机会啊。”王军鹰也赶紧开始安慰刘辰,这时的刘辰哪里还有一名圣魔导师该有的威严,简直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刘辰听了两个人的话,这才半信半疑的停止了哭泣,拿了一张纸擦了擦鼻涕,要是能因为这件事让联合国认可自己,那貌似也不是很亏,而且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人抓获了那邪灵的两名高级成员,这赏金低了也肯定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