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玄幻小说 > 绝世法神 > 《绝世法神》正文 狠辣出手
    “对了郝长老,我听说你们魔法师协会的轩长老似乎是也来了吧,不知他人现在何处?”王琦在左右环顾了一圈之后,在并没有发现轩长老那苍老身影之后,也是有些好奇。

    据先前自己得到的消息,这次国家魔法师协会的协同调查队伍明明应该是由轩长老带队的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何,他本人似乎并不在这里。

    “呵呵,轩老在听说了军部目前还没有得到南岳城的相关情报之后便是一个人前去进行进一步的侦察了,想来不久就能回来。”一提到轩长老,郝浩的脸上不由得多了一丝自信。

    轩老的实力放眼整个魔法师协会之中也算得上是顶尖的存在,距离那传说中的法神境界也只不过是一线之隔,如果不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刘辰的话,这个副会长的职位恐怕迟早会落到轩老手里。

    “呵呵,有轩老亲自动手,想来我们很快便是可以弄清楚南岳城中的情况了。”王琦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刮了一眼王勇,显然是对于他的表现有点不满意,这次的行动,他们军部才是主角,怎么能够让魔法师协会的家伙们抢了风头。

    “没事的王琦长官,我们轩长老对于任何任务一向都是兢兢业业,和协会中的某些光会四处惹事的年轻人可不一样,相信很快轩老便是可以将消息带回来了。”听到王琦对于轩老的赞许,郝浩心中可顿时是乐开了花。

    虽然现在刘辰被提拔为了国家魔法师协会的副会长,可是论起在魔法师协会或者是在国内魔法师界的威望,他一个年轻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轩老想比。

    等到他们圆满的将这次的事件解决以后,轩老的名声毫无疑问将会再次大振,到时候,他倒要看看刘辰那个基本没有什么功绩的小子面子往哪里搁!

    “切!”看着郝浩那自豪的表情,刘辰不禁撇了撇嘴,当年自己受邀以长老的身份加入魔法师协会的时候,便就是这轩程昱在带领着一众上了年龄的老顽固们在从中作梗,这才逼迫着自己不得不答应了他们获得三场战斗胜利的条件。

    对于他刘辰这种一向是有仇必报的人来说,如果不是许会长后来从中调解的话,恐怕他早就想教教这些混蛋人字怎么写了。

    “哼,人家刘辰最起码能够将那背叛了人类的江家老祖斩杀,就凭你们这些狗腿子,行吗?”一听见有人竟然敢公然侮辱自己的偶像,宸子欣瞬间就变得不乐意了。

    早些时候自己就从父亲那里听说在当年刘辰想要加入魔法师协会的时候,就有一批子长老因为担心刘辰的存在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一直在想办法排挤刘辰。

    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即便是在刘辰为了这个世界做出了这么多贡献之后,这些无耻的混蛋依旧是在外面公然对他的偶像进行贬低。

    轩长老就不说了,以其在国家魔法师协会中的威望,即便是身处两个不同的阵营,自己的父亲对其也是万分尊重,可是他郝浩不过是一条哈巴狗一样的角色,如果不是有他的主人,恐怕他在刘辰到了面前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你说什么?”郝浩原本得意的脸色瞬间便是变得阴沉了下去,虽然子欣故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但是现在的一号营地之中可是说高手林立,所以她的话还是很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要是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魔化了的江家老祖,估计你直接就会被吓尿了吧!”宸子欣眼见自己的话竟然是被那家伙听见了,索性也就直接放开了嗓门,反正自己有父亲的支持,也不会怕这个家伙。

    “哼,谁知道刘辰那小子斩杀那魔化的江家老祖是不是靠的自己的实力,协会中任谁都知道那小子的身边曾经是有一个神秘的灵魂体强者,说不定他击杀江玄靠的也是别人的力量!”听了子欣的话,郝浩也是不由得撇了撇嘴,语气中夹带着一丝不屑。

    反正那天他们这边的长老们没有一个前往现场的,所以对于事件本身的真实性,他们也是存着怀疑的态度,无论如何他们也不相信刘辰能够在短短的四年之内达到如此程度,除非那小子,能够当着他们的面,再展示一次实力。

    “你!”宸子欣听了郝浩的话,不禁大怒,她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够无耻到这种程度,那天刘辰出手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在现场,他可是亲眼看到刘辰乃是凭借着自己的真本事将那魔化了的江玄所抹除。

    “还有,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应该是宸长老的女儿吧,听你的意思,难不成宸长老才这么快就已经是选好了靠山不成,省省吧,就凭刘辰那家伙,给不了你们什么好处,等将来轩老成功完成突破以后,我们会有那小子好受的。”

    郝浩的眼神中夹带着一丝嘲讽,当年他和宸子欣的父亲其实是同时进入魔法师协会工作的,而他为了谋得更好的发展,最终选择了加入到轩老他们所组建的这个大派系之中,开始着力于打发人际关系,也由此取得了更多更好的发展机缘。

    所以在他当上长老的时候,宸子欣的父亲还在支部苦苦打拼呢!

    想到这里,郝浩的心中不由得又多出来了几分对于刘辰的怒火。

    如果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那另一位魔发师协会的副会长竟然是在讨伐那只曾经出现在南极大陆的帝王时不幸陨落,再过几年,轩老必定能够接任副会长的职位,而他的将来,也必将是一片光明,而这一切,都被刘辰的出现给搅黄了!

    “你这个废物,可以闭嘴了吗?”正当宸子欣想要冲上前去和那家伙好好理论理论的时候,刘辰直接是一个闪步,挡在了宸子欣的面前,目光冰冷的盯着郝浩。

    本来自己没想着要和这个家伙算账,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想撕烂他的嘴!

    “你算个什么东西,九级冒险家吗,长得倒还是不错,不过本长老奉劝你一句,有些人,可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要是得罪了我们,后果也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郝浩瞥了一眼刘辰,轻蔑地说道,作为一名受世界魔法师协会认可的“官方人员”他打心底里看不起冒险家这种野路子,九级冒险家吗,平日里求着自己办事的倒是确实不少。

    “你要是今天找死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把你给杀了,再把你的尸体送回魔法师协会。”刘辰眼神微眯,这郝浩的实力不过才区区的九阶六级,如果他再敢放肆的话,自己今天完全可以借着“刘雨夕”这个假身份要了这个家伙的命!

    “你说什么?”漆黑的暗影萦绕在郝浩的身体周围,九阶六级的魔力气息顿时便是压得宸子欣等人连连后退,郝浩的额头青筋暴漏,自从自己当上了国家魔法师协会的长老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我说,你今天要是找死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把你给杀了!”刘辰冷哼一声,随即也是前踏一步,狂暴的雷电气息从刘辰的身体周围向外蔓延开来,竟然是直接是将郝浩的气息完全压制!

    “九阶七级,这怎么可能?!”郝浩难以置信的看着刘辰,内心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怎么看年龄都不可能超过三十岁,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九阶七级,如果今天两人真的动起手来的话,恐怕自己还真的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

    “你的嘴实在是太欠了,今天不替刘辰教训教训你,我心里实在是有些不舒服。”

    刘辰的表情上携带着一丝狰狞,虽然自己不好真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杀掉,但是揍他一顿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如果一不小心把他的胳膊腿给打断了的话,那应该也怪不得自己了吧!

    刘辰话引未落,郝浩的瞳孔便是陡然收缩,就在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内,刘辰竟然已经是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郝浩正想说些什么求饶的话,可是刘辰的拳头,却已经是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砰!”下一秒,原本还嚣张无比的郝浩,身体突然像是一颗炮弹一样朝着营地内飞去,在砸毁了好几顶临时搭建的帐篷之后,镶嵌进了营地旁的一座大山之中。

    “大人!”随行的几位魔法师协会的执事赶忙上前将郝浩给救了出来,可是却发现那郝浩竟然已经是晕了过去,刘辰的这一拳,着实算得上是狠辣!

    “混蛋,你竟然敢公然对国家魔法师协会的长老出手,等我等回去禀告会长,定要将你列为全国通缉!”其中一名往日里经常喜欢拍郝浩马屁的执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出来,冲着刘辰义愤填膺的指责道。

    这家伙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个时候搬出来国家魔法师协会来震慑自己,从而保证自己不会再次对他们出手,而等到郝浩醒来之后,无疑会对这名执事大加赞赏。

    刘辰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这家伙倒真的是打了一手好的算盘,只可惜他刘辰最喜欢的,就是打破别人的算盘!

    只见刘辰右手一挥,一道雷电便是向那名执事飞了过去,下一秒,即便那位执事用尽了自己全身的能力来抵挡,可是依旧是和先前的郝浩一样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后面的岩石之上。

    “这些家伙倒是撞在了枪口上。”王琦看着那晕了过去的郝浩和那名执事,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毕竟这也算得上是魔法师协会的家事,他也不方便插手。

    那郝浩以下犯上,就算被打废了,也怪不到刘辰的身上,如果换作在军队之中的话,那郝浩的下场便是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军事法庭!

    “刘辰,你这么做倒是出气了,不过我觉得你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应对这个大麻烦了唉。”王琦冲刘辰送了耸肩,用只能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

    远处,一道苍老的身影已经是携带着磅礴之势,出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那外出侦察情况的轩老,竟然是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缓缓降落在一号营地之中,看着已经是不省人事了的郝浩以及那名执事,轩老的眉头不禁紧皱。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才离开了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自己的随从就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而且在场的这么多军部的高手包括王琦在内,竟然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出手的意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你动的手?”在从剩下的几名执事那里了解到情况之后,轩老的脸色也是变得格外的阴沉,他实在是没想到在国内竟然还有如此胆大之人,敢不给魔法师协会的面子,对协会的长老出手,并致其重伤。

    “这个人三番五次地侮辱我朋友,我没有把他杀了,已经是很给魔法师协会留下面子了。”刘辰瞥了一眼轩程昱,淡淡地说道,反正这老家伙也是看不出来自己外表上的任何端倪,所以自己自然不用给这个老家伙留任何面子。

    “王长官,老夫想要知道军方对于这件事是个什么态度。”眼见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竟然丝毫没有将自己当成回事,轩程昱的脸色阴沉的简直要滴下水来,如果不是在乎自己的名声,恐怕他早就直接动手了。

    “呵呵,刘雨夕小姐也算得上是我的朋友,先前郝长老的语言也确实有些过激,这样吧,这件事情,不如就到此为止吧。”王琦微微笑了笑,走上前打起了圆场,毕竟再这样闹下去,对他们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呵呵,打了老夫的人,连句道歉都没有就像算了,就算老夫同意的话,只怕我这魔法,他也不会同意!”眼见连王琦都是有些偏向那名少女,轩程昱不禁大怒,这名少女的行为毫无疑问实在打自己的脸,而他,可从来都不是会忍耐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