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pk10

幸运pk10 > 修真小说 > 影侠塑 > 名定万象
    张芝在感到有些孤冷时柯晓龙的现身还让他有些安全之感,柯晓龙是一个极其会体面人的人,他跟张芝说道:“下一步打算打算如何想好了是否?”张芝道:“什么下一步?”柯晓龙指了指脑袋,但是张芝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这时柯晓龙有些滑稽的笑了一下说道:“我的大小姐我们忙到现在只有一个目的,你不要忘了自己的最终目的,张芝道:“对啊!我须得谨慎行事!”柯晓龙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的想法不免的有些尴尬!柯晓龙对张芝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把采花脱离好抓到了该去沱江寨去与他对账,看看沱江帮对我们有什么交代否,张芝道:“是啊!”柯晓龙道:“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明日启程去沱江帮一趟,带着我们这几日的成果去上沱江帮一趟,月光黑沉,天气风大,柯晓龙对张芝说:“天色也不晚了你也进入休息吧,张芝也确实有几许累劳累这几天竟担心采花蜂的事也确实有些没有睡踏实,柯晓龙对张芝说道:“两只采花蜂都送给你了,你就安稳的睡吧。张芝道:“这怎么敢,吾又在两次捕捉的时候没有积极制服他们怎么能贪次大功”张芝解释了一番:“柯晓龙道,你我都先睡吧,明日再行议此事。柯晓龙回到了房间也是感觉了轻松了许多,今日也或许自己多一些收获。月亮像是沉睡在摇篮里的孩童,稳重安祥没有一点争夺之意,柯晓龙也觉得有些劳累了三人都各自睡去了,第二天阳光依旧明媚,三人也都各自清醒了,柯晓龙说我们上路吧,又问李灵安排的若何,李灵说都已经安排好了,那具死尸已经放在盒子中可以运输了,三人登上了船,无语的船再开往这沱江寨,船在飞速的前行,两岸的风景也是依旧的美丽,还是像第一次来时的那样丝毫没有因为是第二次来而减少沱江寨的神秘,柯晓龙也似乎在沉浸于这里,旁边的每一颗青树好像都似乎在对着船上的人微笑,这风景也真是太美丽了,李灵把一具尸体在箱子里装了好了,剩下的另一只采花蜂也没有让他过多见光的机会,也是把他装到了一个箱子里,回想起前两夜的经过,也还真是惊险啊,柯晓龙的才能还真是让人让人佩服啊!人不大却有些如此清晰的头脑还真是不一般啊!紧短短的两天时间就把采花蜂捉到了而且还让张芝和李灵都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如今他这个年龄就有如此冷静的头脑日后还真是深不可测啊,正所谓年少得志,日后必将功成就名一方,李灵对柯晓龙还真是深是叹服,不亏是吕遥的深作第一,不仅继承了北冥派的功夫而且还有着青出于蓝的思想,船在不停的走,三位也在享受着周边的风景,这时柯晓龙拿出了一把刀架在了这位始船人的脖子上,说道最好给我放老实点,把你的小把戏收一收,这时这位船夫说道:“客观这是哪里话,小的只顾划船,可没惹到您啊!”这时柯晓龙把刀更是加深了他的脖子,他的脖子不由的流了些血,这时这位船夫真是有些慌了,说道:“是!小爷我只管划就是了。”柯晓龙把刀放在他的脖子上说道,你的迷魂韵法对我丝毫不会起作用,要是有什么不对!你可要担心好你自己啊!这时张芝和李灵却有些深感迷惑,但又不知道柯晓龙在说什么,看着柯晓龙发怒的表情也深是不想理会,还是想沉醉于这如此美丽的风景画中,真是有种周云碧波上,人在画中游之感真是想沉浸于其中不想再有任何的自拔,而柯晓龙却能从这这迷魂韵法就是因为他手中藏有一上古宝器,摄魂铃,这个铃子只要带在手上发出的独特声音会与任何一个叨扰之声抗衡,是带走者保持头脑清晰,柯晓龙也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人可以用船的节奏旋律来与岸边风景相互呼应,然后在你的视觉上产生改变,似乎让你感到旁边的每一颗树都在招摇和你说话,这也是幻术达到一定境界才能做到如此的微妙,如此的让人察觉不到,这时如果在控制节奏别说是去沱江寨了,就算是人把你带到任何一个地方你都会发下不了,只能由他人任人指挥,还真是个高手啊!这位船夫嘴角微微一笑说道:“老夫行走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察觉,还是被一个毛孩子察觉还真是英雄果真少年出啊!敢问少侠是哪一位门下培育出的杰出弟子,柯晓龙说到:“在多嘴把你的喉咙见风,那位人士听到他说如此的话顿时有些战战赫赫,看到柯晓龙如此的硬直也真是揣摩不透他心理的,说话竟如此的干冷,一身正气,有些月牙一样明静。这位船夫知道柯晓龙已经识破他的迷魂韵法也就自然不敢枉为,也不敢再有任何枉为,只是划船向着沱江寨行去了,果然一个时辰后到了沱江寨柯晓龙下了船,对船夫说算你识相,那位船夫说老夫只是划船的,老夫只会划船别的一些什么都不会,功夫更是一窍不通,柯晓龙把张芝和李灵叫了起来,说两位我们到了,他们两位却有些迷迷糊糊,像是刚刚起来一样,还有些没睡醒之意,柯晓龙用水往他两的脸上泼了一泼河里的清水但是也是没有起多大的作用,那船夫把他们三位送到后也是渐行渐远,对柯晓龙说一个时辰后才可完全清醒,你就自此等候吧,说完之后就渐行渐远,柯晓龙看着他俩位有些意识模糊也不知该如何好,于是就先把东西拿了起来,到了沱江寨门口对着两位守卫说,你们沱江帮自来都是坦诚待客,我想试一试,那个门位看他如此说话:“对他有些凶劣,说:“你想怎么试?”柯晓龙说很简单,于是就打了这门卫一拳,这个门卫接到他的一拳之后,身体感觉有些疼痛,其他的三个侍卫也都上了前来跟对着柯晓龙,柯晓龙看着其他三位侍卫都以前上了前来,心理甚是感到有些不安,对着这三位说三位千万别误会我也只是与他开个玩笑而已,更是别无他意,这时这个受柯晓龙一拳的护卫稍微有些缓过来了,他对另三位侍卫说道,三位师兄不许乱来,这时有一位侍卫说道可是他打了你一拳,只是被柯晓龙打一拳的侍卫说道你没有听见他是在与我开玩笑呢么?既然是玩笑,我们沱江帮待人坦诚对客更是要以理相待,这位小兄弟打我一拳也正是在试探我的忍耐力,也也正是在考察我们沱江帮的待客之理,三位又何等这么的不懂待客之理,他们三位听了,也是感到这位受伤的沱江卫士说的有道理,就没有上前与柯晓龙出手,柯晓龙对着刚才出拳的侍卫说:“你们沱江帮的弟子还真是宽宏大量啊,还真是以理待客啊,一看这位大哥就果然不一般,还真是性如体面啊!这位侍卫被说的还真是感到自己真是有些宏光满面,感觉自己的地位与思想别其他另三位高上许多的感觉,自由一种与众不同之感,被柯晓龙夸的甚是春风得意。在他宏光满面时柯晓龙又说道:既然大哥如此的慷慨大房就来帮小弟帮其他两位兄弟安顿一下吧,这位侍卫刚才接受了柯晓龙的赞扬这时若是不帮柯晓龙,自己刚才接受柯晓龙这些夸赞似乎自己只是个浪子虚民,自己也真是没有办法拒绝,这时这位侍卫对柯晓龙说道:“小弟有何事相求,来到沱江帮便是沱江帮的客人你就尽可开口吧,这时柯晓龙说道:“我有两位兄弟误吃了自制的迷魂散想现在暂且还在有些昏迷状态,还希望兄台能找个地方把两位安顿一下,或者是帮我把两位抬上来,这位侍卫说道:“那就我先帮你把你的两位兄台先抬上来吧!若是真是有些严重再把两位另行安顿,这时柯晓龙说:“那好吧”那我们就先如此的下去吧,于是这位侍卫又叫上了一位侍卫一起去帮柯晓龙把张芝和李灵带到山上,带到一个我可以放心侍的地方,这个侍卫没有多说第二句话就来帮自己此刻,柯晓龙说既然大哥权利不够,那把这两位抬上你们沱江寨内即可,这位侍卫说好吧!我就帮你抬上来来吧,他把李灵和张芝抬了上来,费了好大的功夫,柯晓龙直接说既然如此你们就直接把这两位放到你们慧丰堂吧!这两位一听到慧丰堂顿时感到十分惊讶,这两位说要是进慧峰堂得先经过上行通知即可,柯晓龙说那你们就先行去通知吧,我就暂且等你们一时,旁边一位侍卫说:“且慢,少侠就先请入慧峰堂吧,通知的事我们另行解决,”这位在四个人中像是说话极其有力度的一个,他指挥道:你两快把客人先送到慧峰堂,对另一个侍卫说:“你暂且在这里守候,”你们去送客人吧,两个随后三个人都积极听他的指挥,任何都是如此的顺畅,柯晓龙在他们的带领下也来上了慧峰堂,慧峰堂崎岖险恶又在沱江寨的最高层,在行中三个人都感到劳累异常行了大约两刻以后才隐约出现慧峰堂地理位置,这时两个侍卫和柯晓龙都感到劳累异常,柯晓龙说我们先暂且休息,等缓过劲来我们再向前走吧,两个人带着张芝和晏南走着如此崎岖的路也都有些筋疲力竭,也难怪沱江帮一个后起之派能在江湖之中立足也定然和他派这如此险要的会堂有直接的关系,如此险要的地方别说是攻到派中即使是上到寨中也得费一定的力气,这时张芝和晏南也有些苏醒了过来,很奇怪的是张芝既然比晏南先要清醒些来的,这时张芝还有些模糊说道柯少侠我们这是哪啊!柯晓龙看到他却又些诧异!说道:“这里已经快要到慧峰堂了,”此时张芝又感到惊讶!,怎么会如此的快就到慧峰堂了呢,我怎么感觉刚下船,”柯晓龙说道:“中间出了点差错都已经解决了,你就安心的先躺一会吧,一会你就自然会感到不困倦了,”柯晓龙和张芝说了一会话,然后柯晓龙在慧丰堂二里左右的地方休息了一会,张芝也把眼睛合了上,合上眼睛却又有些感到轻松多了,虽然合上眼睛感到轻松许多,但是和柯晓龙说话却能感到有些渐渐清醒的感觉,三个人休息了大约一刻左右,柯晓龙对两个侍卫说道:“两位兄台我们可以走了,”这两位侍卫侍卫也打起了精神,三人收拾了柯晓龙带的物品就又行向慧峰堂走去了,柯晓龙在上山之时一点攻力都没有使用,全是靠着自己的体力一直走到这里的,三人又重振旗鼓起身一口气走到了慧峰堂,还真不愧是慧峰堂啊,所在的位置果然高险,柯晓龙到达了慧峰堂,里面有许多守卫在两旁守堂,堂中的气势也果然非凡,前面来了一个侍卫说:“请问少侠是要找堂中的谁?柯晓龙说道:“我找洪胜,洪帮助,这位侍卫一听到说找洪帮主,脸色立即变的笑容颜开!说找洪帮主,目前我们帮主不在堂中,我可以帮你通知一下,既然是找洪帮主的,你可以选择去我们的,客宾来去那里先行休息,也可以去堂中等候,少侠您随意。柯晓龙说道:“不必多费心了,我直接上堂中等候就可以了,这时张芝已经可以自行走动了,而李灵才刚刚苏醒过来,还有些半沉半醒的状态,只是柯晓龙看到张芝醒了过来说到:“这位小姐清醒了?”张芝说道:“已经清醒多了,这里是哪里?”柯晓龙说道:“我们已经到了慧峰堂,已经到了我们要赴约的地方了,”张芝道:“已经到了沱江寨了,这么长的路总感觉头昏沉沉的,好像是总也睡不醒的感觉,柯晓龙道:“你已经中了迷魂,现在已经好多了,”张芝有些惊讶!说道:“迷惑韵达什么东西,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有些不懂。”柯晓龙道:“没什么大碍以后若是在行船时你要加些小心。有些事情以后再与你讲吧!”事道乱,连个行船的都是阴险之人,再我们来时,那位船夫以极强的迷魂韵法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把你与宴南中了他的术,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我已经成功的把你和张芝带到了沱江寨,张芝清醒后有些对柯晓龙感到敬仰与钦佩,在心理暗想,这位青年还真是如此的出众啊!张芝看看四周说道沱江帮为何没有人出来接待,为什么不出来与我们对约,柯晓龙道:“还需等一等才可,因为我们只是刚到沱江帮,可能沱江帮主公务繁忙一时间收到我们到来的消息还需要一些时间,应该很快就会至于此地了,刚说这怎么没有见人,眼下的招呼就打了起来,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赞扬之声,柯晓龙等人都听到了此声,真是未见人如,音先明身张芝柯晓龙等人已猜到了是洪帮主过来了,洪帮主以一阵轻功从慧丰堂侧门入进慧峰堂中,见了柯晓龙张芝等人,心理似乎有些兴奋之感,见到柯晓龙说:“你们这次为江湖除害也真是立了一个大工啊!我会在明日罩来些江湖人士让他们见证你们的江湖狭义行为,也让他们证实你们在第一句中的胜利,洪胜从堂上下来看到晏南在一个木架上处于有些昏迷的状态,不觉的有些疑惑?问道:“可问少侠,这位躺着的少侠难道是在捉采花蜂时中了什么招么?柯晓龙达到:“并不是的!”洪胜有些疑惑?问道:“那这位兄台是怎地了才如此昏迷?柯晓龙道:在来沱江寨的路上,有位船夫对我们使用了迷魂韵法,兴的我即使反应过来才没有中此招,才保得我们三位安全的到达!洪胜有些疑惑!说:“哦~?来沱江帮的路上还有此事发生?,这也真不知是那位人士敢在沱江帮的经由之路上如此的危害,还真是让我第一次听到啊!这次沱江帮举行奉剑仪式难免会招来一些不速之客,这也是江湖在所难免的事情了,也还请几位少侠尽情见谅,我会马上通知他人,让他们速去查一下,在来往我们沱江寨的路上到底有谁在搞谋,他们的目的又是如何,虽然洪胜感到有些自己在一定的成功的感觉,但是有总觉得自己做事犹如在按照别人的意志行使一样,好像总有人站在暗处,但是想到这些又感觉到自己的担忧似乎有些多余的感觉,洪胜道:“既然今天有些劳累,那我们就在明日在议此事吧,恰好我已发送了邀请,邀请了江湖许多人士来为你们庆功,来见证你们在第一回合中的胜利,你们今日也正当是有些劳累了,那就请明日再来会谈此事吧,柯晓龙说好,于是四人在沱江帮的安排下暂且休息了一番,这是也是正当四人都有些劳累,说实话,柯晓龙对明日的形定会议也真是有所畏惧,因为这几次露面所见到的都是江湖前辈,自己又与他们有好些相差,和这些老江湖人士在一起了,唯恐自己的戒心不够,遭到江湖险恶之毒,柯晓龙随有戒心但想想自己行事应付这些还应该是可以绰绰有余的,张芝解开这迷魂韵法后虽有些另气,但也不免有些沉重,也是借此机会睡了一个熟觉,晏南心想各大门派已要来此,此时的沱江帮此时也是一个安全的的方了,就先可大睡一场再做别思吧,这一路来都是柯晓龙在此照顾他二人,这一路来的行程让柯晓龙真是操劳了不少,还真是感觉到有些困倦无比,就这样三个人就沉沉的睡了去,也不知是第二天去感到了慧峰堂,刚一入慧丰堂的台阶就听见了堂兄的人杂声,柯晓龙带着张芝和晏南来到了在清早时来到了慧丰堂,慧丰堂在今日果然也是人多,洪胜又像张芝柯晓龙等问道,这两个采花贼是谁抓的,柯晓龙毫不犹豫的说:“是这位姑娘抓的,两个都是。张芝回眸看着他,眼神充满了疑惑。晏南也不自然的看了看柯晓龙,他对此也有些不解。再张芝和晏南回头不解时,柯晓龙又坚定的与他们两位对了视,似乎在告诉他们一切都请放心的意思,他俩看到柯晓龙这么坚定也就不多过问了,张芝不多过问是因为这一路来都是跟随柯晓龙和晏南而来,本以无多大能力在这沱江寨能低言轻。只是和柯晓龙和晏南在一起没有人能看出来她的高低,更难以看出他的功力的深厚,张芝也是带有些六分装像四分实展现各门高手与英雄之中,也显出有些高手之气,张芝不与柯晓龙辩论只因她是随同柯晓龙而一起而来,别人说的话自己也更是微卑言轻,自己当然不能有任何反驳。而晏南自与柯晓龙在柯晓龙十二岁相识时就知道他谈吐和思想决非同凡俗之人,那时他的思想就以超出了北冥派的护佐之使,那时知道他的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有些敬佩之感,后来又受师傅关门授业,相信此时以有了不可进取的境界,他又在江湖中很少走动,即使走动也是风平浪静不贪图名利,不在江湖中随意杨名,十六岁时师傅才许他在江湖之中走动,两年之间也是不在江湖之中胡作非为,也是多处行善,但是不过于张扬,两年之间也是和其他三位前辈并称北冥四金子,只是其他三位的名气要比柯晓龙的要早,而柯晓龙也是刚刚屹立,江湖并无多少人知道。晏南自小就知晓柯晓龙他做事也是从来不过问。,这次虽有疑惑但也不过问。张芝也不知未何心里总有说不出的高兴,要知道这可屹立几代的武中之奇剑,谁若是能得到必然是江湖一奇,这时张芝莫名其妙的被柯晓龙说的与此剑忽然有了莫大的关联,心中不觉的有些难忍的颤巍的高心,但是他心中却有很大的不解,这么一把冠古绝今之剑人人都拼了命的想要得到,然而柯晓龙竟把此次大功置之不理,犹如薄土一般轻轻抛走,这真是难以想象,他这么做就如刚刚攻下城池的将军,即将入城庆功却弃城而走,不但让人不解,而且若是有他人知道必将愁笑不得。他把下这把名剑的利益还如此淡定,若是说他淡薄,那或许他的淡薄之心就如这把剑一样冠古绝今,无论是多大的名利与财富都丝毫不让他动任何须眉,他对名利的态度已不能说是让别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来形容,现在他的这种淡薄真是让让仰望而不可及,无论是任何人若是知道他把俩只采花蜂的得去全都转让给了张芝都会对他对绝世名剑的淡薄态度,每个人不但会不解,也更会对他这种态度深高远仰自叹不如。张芝此时不但疑惑,有有其他想法。会中的人听到柯晓龙说道:“抓到两只采花蜂的都是张芝,大家一片须臾之声,真是让人震惊不已啊!如此年纪就能为武林消除如此一大害,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张芝也在此十分疑惑,这把剑可是世间不知道多少高手不惜生命也要得到的名剑,这时张芝心里有说不完的狂喜,但是她也是一直在忍受,不让人发觉她内心的万分狂喜,她脑海里也是疑惑万分,柯晓龙用心的抓了两只采花蜂到最后还不借此要功,真是让人疑惑不解,这是张芝不免的在心理有些咯咯一乐之感,难道这一路来柯晓龙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以此表示对自己的赤诚?或许还有些可能,那别处已没有其他可能,他想到这身体不免有些酥软,世间还真有如此坦诚的男子,真是让世间不伦那位女子的坚硬石心都为此倾倒。张芝和各位江湖人员见面行礼,意外的这次和这把雁影剑有这么莫大的关系,她表现的还是如此的平淡,给这次来这次会上的人听说两只采花蜂都是一位年轻女孩子所除,都不免的有些羡慕,而张芝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这种平静的脸色与眼神,要非有绝对的实力,要非就是就是心里有一定的定力,似乎是受过某种专业的训练。忽然之间得到此剑就如学子中了状元,如淘金者发觉了金矿一样,而张芝还如此平静。

    张芝行过理后场面一片哗然,随后又一片掌声,张芝退回以后,柯晓龙又问道:“请问下一场比试是什么?沱江帮帮助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少侠不仅是英雄啊,而且还快人快语,既然这样我就直言不莫了。下一项就是要和武林这些层出之辈来比下高低若是此次张小姐若是胜了那么此剑就归属于张小姐若是他人胜出则再重新加一项再进行比试,当然我说的张小姐胜出不代表张小姐打败所有的对手,如果张小姐就连第一局都无法胜出那自然有他人胜出要和张小姐从新比试,但是倘若张小姐只要胜出两局就可不用比试,那就划定为张小姐胜出则此剑就归属于张小姐,若是张小姐不能胜出两局则就在另行安排张小姐再去和第一去比试去,这时洪帮主问道了张芝,问道:“不知张小姐意下如何呢?”张芝听到洪帮主这么问自己问题,他似乎就在这时感到压力万分,洪帮主一问她这个事情,她似乎就有一种不知如何回答的感觉,这可能也是和自身实力有关,力强万事随由衷,力弱百事随压身。正在张芝不知如何回答时突然在张芝的后面传出了非常自信踉踉跄跄的生音,说道:“就由洪帮助如此安排,在设一场比试,张芝听到了柯晓龙的生音,似乎是在密云的天气中,慢慢从乌云层透射出的缕缕阳光,话音砸在张芝心中让张芝感到自信,骄傲。感到没有什么可以害怕之物,他这时听到洪胜帮主的如此问话,也是自信如乌云层的太阳一样,即使自己的光色被遮住了也丝毫没有一丝畏惧可谈,柯晓龙的回答让张芝充满了信心,张芝也回答洪胜帮主,说:就请帮主如此决定吧。洪帮帮主说到,如今的年青晚辈啊!江湖还真是青出于蓝啊!张芝答道:“洪帮主过奖了,我们这些晚辈在江湖之中经验不足还需你们这些前辈多多指点方能有所进境。洪胜回答道:“想不到张小姐不仅机智过人而且还能言善变,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两天之后,在举行比武大会,那时就在定个强弱之分,那时在论起豪杰异仕吧,随后洪帮主有伸出手说道:“来,我们为这几个年轻的江湖新出之辈鼓掌,让我们的江湖出现更多有维之仕,下面的各路江湖人士也都鼓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人还真是羡慕这位有位的年轻女子啊!如此年轻就能屹立在这江湖之中,如此年轻就能受如此多的江湖前辈所关注,这是有多少老一辈的前辈还没有实现的愿望啊!如今在张芝身上如此年轻就有如此的头衔谕以其身还真是让人羡慕啊!经过几次掌声后,洪帮主说道既然各路江湖人士远到于沱江寨,今日就入住于此吧,让我们沱江帮款待一下各位江湖侠士,以代表我对沱江帮对外的好客与友善。来此次会议的人都加一赞扬洪胜沱江帮的好客。那就与午后2点与大家在益灵堂与大家会餐,好好款待大家一番,也让大家赏识一下我们沱江帮的风景,在两日后由参与派代替出两名弟子来参加此次比试,正也赏识一番我们后辈的武艺,看到三位如此有位想必我老朽也还真是想见识一下你们后辈的不凡之处,随后洪帮主就向柯晓龙与张芝问道不知两位少侠贵姓,来自那一派,由于从前到后都是柯晓龙实力展压,让晏南和张芝一直都都有种在这江湖之中有种被庇护的感觉,这洪胜帮主直言相对,晏南和张芝一时间总感觉到不知如何回答,有种快被威言直逼的感觉,,也偶而会感觉到沱江帮主说话绰绰逼人,总让人感觉他说的每一句话看是很随意却有着别人想不到的莫大的目的,让人揣测又让人有种危境之感,看似亲切却让人感到洪胜帮主有种笑里藏刀之感,但却让人发觉不到他说话的目的所在,他就如丛林里的一条眼睛毒蛇,在丛林的隐没,与他相交似乎看到的是草丛的美丽,隐没的是窒息的死亡,却找不出意思危害之处。他因在江湖之中也已了解了晏南故就没有提及晏南,只是对这两位感到异常生熟,似乎都没有见过,但又对张芝和柯晓龙的能力感到差异,洪胜帮主已想到,能杀死江湖多年难除的恶贼采花蜂的人也固然非庸夫之辈,固然有些自己的本领,所以很是想要知道他们两位出自何门何派,已便自己在行事,心里有个底,张芝忽然被提及这个问题,似乎也是不知如何办,但也是不愿回答洪胜帮主这个绰绰逼人的问题;柯晓龙被提及这个是问题后,心里也不由的产生了疑惑,原来张芝在江湖中也是没有名气的啊!如此美丽的女子原来也是第一次行走江湖啊!第一次就有如此不俗的气节还真是难得啊!张芝在面临着洪胜洪帮主的问及到姓名时也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时柯晓龙走了上前说道:“我叫波寡笃她叫陡妮,行走江湖向很少留名,红帮主既然没有听过那就可见笑了,日后自然会让洪帮主听到我二人的名字的,”洪帮主听了他的话后思想停顿了一下,似乎再是犹豫的琢磨着什么,然后说到“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啊,真是让我无以多言啊!然后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柯晓龙看着他如此的自己,也是映衬着他笑了几下,”张芝看着柯晓龙:“只感觉到有种能让自己无所畏惧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他的才智让人无所畏惧还是他的武艺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安全,

    散会后柯晓龙与晏南张芝,商量该如何应对。柯晓龙说你俩是否愿意在此驻留,他俩不语,似乎也拿不定主意,也不知如何拿主意,似乎好像都想由柯晓龙拿定主意,似乎对这里的事还都有许多疑惑,也对此中的事物了解的不够透彻,也不想拿主意,这时柯晓龙说道:“不如我们还是乘船回到沱江吧,我觉得这里也再没有比那里更舒服的地方了,张芝和晏南两人也也都同意,三人听柯晓龙所说的乘船回到沱江站,在沱江寨这时停留的船只还是异常多的,三人也很容易的,三人在船中行驶时,不停的看着河周边的风景,柯晓龙说道,沱江派还是真会选位置啊!选了一个如此美丽有险要的地方为自己要地,把所有的派中的中心都转到了,也难怪一个新兴的派系能在江湖之中久立如此长的时间,虽然沱江帮并不是在江湖之中没有达到与其他帮派鼎力之位,但是能在江湖之中存在已可以知道他的不屈之意了,如今帮派之间争斗百出,争强好胜,谁都难以安适一方,沱江帮口怕也是在帮派生存之中下了不少心力啊,三人在行路中欣赏着两岸的美景,两岸连山优美的让他们把刚从沱江寨出来的心情放松了许多,船速行的快行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沱江,三人也感到舒服多了,心情舒畅似乎在沱江的压抑都已经放松多了。柯晓龙说:“我们三人如此辛苦,去喝上几杯如何?”晏南说:“不愧是晓龙啊!不用我提就能去我想去的地方。张芝也是心由不定随着他们一起走。张芝跟着两位一起走似乎还感觉到很有趣的感觉,和他们走总感觉到有无拘无肃的安全感,特别是柯晓龙一起走总是做任何事情都不慌不忙,似乎好像做什么惊险的事情在他身上总是让人感到乐趣无穷,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淳朴有机智的美男子,还真是少见啊!张芝看着柯晓龙看着看着就越发想要更加的了解。张芝似乎看着看着有些看的入神的感觉,柯晓龙和晏南在交谈着,张芝也是自然把眼神调整过来也不在过多的偷看柯晓龙三人走的都很祥和,他们并没有去沱江大酒店而是还是去了上次所来去的顺玉酒楼。在柯晓龙与晏南眼里没有最好的酒店只有最好的人,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柯晓龙与晏南这时并没有拘束而是选择了两间尚好的客房和一见上好的酒屋,三人整理好身上物品就都去了酒房,柯晓龙张芝自己开了一间房子,他们俩人开了一间房子,这样起来相互做事都会方便,三人整理后来到了酒屋,也感到不错,随然没有沱江客栈那么豪华与阔气但把门关好周围吃饭的客人的声音也互相不影响,柯晓龙让店小二切了三斤牛肉,一只烧鸡,又点了许多菜肴,柯晓龙说小二:“再把你们店上品的女儿红给我给我拿上一坛,点小二马上就把酒送了上来。说到刚温好的小少爷请用。柯晓龙提前让店小二上了酒,酒到菜没到时,张芝就端起了酒坛,倒上了三杯,说道:“柯少侠如此豪爽那就由我先敬两位一杯吧!柯晓龙和晏南都呵呵一乐,那我两位就不推让了,张芝把酒给柯晓龙和晏南倒满自己倒了三分之一杯的酒,张芝说道巾帼不胜酒力还请两位多多海涵,柯晓龙和晏南也并不在乎,晏南和柯晓龙一饮而进,甚是畅快,张芝喝了一小口就感到辣的上头,似乎毫量难饮,但也是强饮下去了。柯晓龙看到她如此不由的心中感到微微一乐,张芝喝下酒后,对柯晓龙有些情不自禁地说道:“你为何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该怎么偿还,柯晓龙很是淡然的说道:“有么?张芝听他这么一问一答有些哑然,心里从骨子里的有内而外的更加敬佩柯晓龙了,张芝心想一定是柯晓龙怕自己会有些尴尬之感,顾不直白的表明自己的心思,天下还有如此好的男子,自己虽心系与他但他如此的气概自己也就不多语了。柯晓龙对张芝说道:“不用考虑我的想法,我或许只是为了我自己,和他人都没有任何关系,”随后就又自饮了一杯,张芝随后说道:“那我也实在不明白世间每个人都想争夺的举世无双的雁影剑为何你每日都辛苦的去争取的雁影剑当快要到入你手时你却拒之不要,而且还相赠于我,即使我今天的第一场比试赢了我也总觉得对你有愧。柯晓龙道:什么功名荣华在我眼里一文不值,我只喜欢能安安静静喝一壶酒,你现在已经被江湖之中公认为是江湖中的强者,江湖之中强者那么多若是光凭武力我和晏南已经没有可能得到雁影剑了。毕竟江湖之中高手如云若是如沱江帮洪胜帮主那样所说打在你不赢两场的情况下胜过所有人也可得到雁影剑,若是以这种方法比说是我们二位,就算是玉灵冠子在此也难以取胜,就更不必说我们了,所以雁影剑已经与我和晏南无关了,我们三人中就只有你有关了,柯晓龙边喝着边倒着酒似乎也点也没有任何在乎和紧张之感,晏南起初看到柯晓龙第一次这么露面就与雁影剑有关自己就便没有再想去争取了,但是柯晓龙突然把雁影剑的功全都转让给张芝这个武艺平平的女子这还是让他大吃一惊的,不过事实已经如此晏南如实再想争取自己也已经无能为力,就只能和柯晓龙一样看着张芝或他人来争夺雁影剑了,他俩现在或是选择袖手旁观或是选择助张芝一臂之力来夺取雁影剑,实事既已如此晏南就即使有气也没必要发出来了,毕竟两只采花蜂全是在柯晓龙的计谋下才除掉的自己心里便已无话可说了。